日酒生情|第25章

推荐阅读:、付总今天的情人是谁 嫡策 傲天邪神 了不起的迷妹[娱乐圈] 轻语 老房子 她超软超可爱 生死都要与你相随 疯狗加三 老公别乱来
  「生子有满月酒、百日酒;庆生有寿酒;亲人团聚有团圆酒;办丧事有丧酒;待客有迎宾酒、接风酒;送客有饯别酒;求师学艺有拜师酒、出师酒、谢师酒;立功报捷有庆功酒、祝捷酒;按农耕节气还有春酒、栽秧酒、打谷酒、丰收酒……酒可是无处不有、无处不用、无处不盛,是最普遍也最重要的饮品。」

  花翎凤瞪大杏眸,「你知道的事可真不少。」

  夏侯霄笑著摇摇头,「你忘了?我可是西陵酒肆的当家,若不知道这些基本常识,如何做生意?」

  「但我怎麽记得……幼年的你一点也不想继承家业?」究竟是发生了什麽事,竟能让他有如此的改变?

  「是啊,小时候的我确实对酒一点兴趣也没有。」

  「那你又是如何对酒产生了兴趣?」突然间,她好想知道他的过去,想认识那个她所不知道的他。

  「因为你。」夏侯霄笑著伸手轻点她的俏鼻。

  「我?」花翎凤皱眉。怎麽会是因为她?

  「当时你对我说了一些话,让我不得不下定决心,继承酒肆。」

  「当时我说了什麽?」她真有对他说些什麽话吗?但她却怎麽也想不起来。

  夏侯霄笑而不答,只是握著她的手,缓缓步上石阶。

  「快说嘛!」她拉著他的手央求.

  「你看,咱们到了。」夏侯霄指向前方的观景亭台。

  花翎凤瞪大双眸,「咦,我们怎麽一下子就到了?」以前让她累个半死的阶梯,今日彷佛短了一大截,让她走来毫不费力。该不会是……因为他?

  夏侯霄带领她朝亭台走去,一同眺望远方的山光水色,随後面对面坐了下来,将手中所提的酒瓶开封,浓郁酒香随即扑鼻而来。

  花翎凤原本以为他还会再取酒杯出来,却见他迟迟未有动作,这才启口轻问:「酒杯呢?」

  「用不著。」

  花翎凤皱眉,「没有酒杯怎麽饮酒?」他可是在同她说笑?

  夏侯霄笑而不答,当著她的面,唇抵著瓶口,直接就饮。

  花翎凤看著他的唇瓣紧贴瓶口,几滴酒顺著他的喉咙缓缓滑落,落於他的衣袍上。

  端午节喝雄黄酒可以驱邪避毒……但她此刻还没喝酒,却早已浑身发烫,胸口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  怎麽会如此?只不过是看他饮酒,她的心早已狂跳著。

  夏侯霄止了口,将酒瓶递向前,「喝吧!」

  花翎凤眨著眼,看著他递向前的酒瓶,不知该不该接过?

  「你怎麽了?」他挑眉。

  花翎凤连忙摇头,「没什麽。」伸手接过,直瞅著瓶口。

  这是……他方才饮过的酒瓶,她可以就这麽直接饮下吗?心跳更为加快,脸儿早已绯红。

  「还是你要我喂你饮酒?」夏侯霄眼底浮现笑意。

  花翎凤不解地皱眉反问:「怎麽喂?」

  夏侯霄起身,坐於她身旁,伸手接过她手中的酒瓶,饮了一口,将酒含於口中,另一手轻抬起她的小巧下颚,俯身轻柔吻上她柔软艳红的唇瓣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福星医婢(上)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 闪婚甜妻:高冷老公腹黑妻 外长的网红人生 掉落地面的天使 求婚99次:爱不宜迟 娇袭 无盐毒妃:摄政王的心尖宠 农家悍女之瓦匠难追 问鼎巅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