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天录|第九百四十三章 挺进

推荐阅读:、超级师傅 孟医生他总想结婚 大侠使命必达 后来,你比烟火暖 娇策 宫倾 阴阳师秘记 穿越之驿丞 不灭大帝 梦幻兑换系统
  造墙,布阵,建城,囤积兵力。

  无上魔国的大军,拥有超乎想象的理性和克制力。

  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向北方武国疆域发动攻击,甚至连斥候都没派出一个,只是稳扎稳打的建造前哨军城,一副从容镇定的模样。

  巫铁大概能揣摩他们的心思。

  这些魔国的家伙,对己方的实力充满了信心。

  他们坚信武国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,所以不需要试探性攻击,不需要派出斥候,一切都是三根手指抓田螺,十拿十稳的事情。

  调兵遣将,囤积足够的兵力,然后一波狂推,直接夷平整个武国。

  “想来,这就是他们的计划了?”

  巫铁皱了皱眉,向外传递了命令让李二狗子勤快些,不能让这些魔国大军太轻松了。

  于是,在阴乌鹫的军旗竖起来后的当天夜里,一群缺胳膊少腿,使用的材质极其低劣,连一点儿特种合金都没用上,只用了一点点百炼精钢的巨神兵,慢悠悠的走向了魔**城。

  三百多头缺胳膊少腿,胸膛上东一块西一块尽是残缺补丁的巨神兵,行动缓慢,拖泥带水的,一路发出了‘叮叮当当’的撞击声,偶尔还会摔倒在山岭中。

  它们就这么,极其悲凉的,一点点的挪到了已经规模不小的魔**城外。

  魔国大军极其精锐,这三百多头残缺、残次的巨神兵距离他们的城墙还有百来里地,站在城墙上的魔国士卒就已经发现了它们的存在。

  城墙上,一块块骷髅造型的魔镜亮起,大片青绿色的魔光照得方圆数百里内一片通明。

  之前的阴将军带着大群护卫,从城门楼里闯了出来,站在城墙上,肃然看着巨神兵们。

  “这武国,是在搞什么幺蛾子?”阴将军眉心一抹灰色幽光闪过,庞大的魔念犹如流水,迅速扫过了这群巨神兵,透入它们的身躯,将它们身体内里里外外的细节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  “啧……这是!”阴将军突然爆笑了起来:“哈,哈,哈,用元晶催动的灭魔神雷?啧,这威力,还真不小,就让这些废物扛了过来?”

  阴将军大笑着,他挥手向前一指,一尊身高千丈的巨型魔傀儡就慢悠悠的迈着步伐,一步数里的,呼吸间就挡在了这群巨神兵前方。

  三百多巨神兵踉跄着,围住了这尊巨大的魔傀儡,慢悠悠的顺着魔傀儡的脚趾爬到了它的脚背上。

  静静的等候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,这些巨神兵通体红光一闪,整个爆炸开来。

  雷光迸溅,电浆犹如流水一样淹没了魔傀儡的脚掌。

  无数条电光急骤的跳动闪烁着,魔傀儡的体表一层暗沉沉的乌光闪烁,三百多巨神兵的自爆,没能对它造成半点儿伤害,甚至连它脚掌上光滑的蒙皮都没能破损半点儿。

  后方高空中,十几条体长三十几丈的高速飞舟呼啸着撕裂了空气,犹如飞蛾扑火一样,从数百里外高空中的云层里激射而出。

  这些体型狭长、表面同样密布伤痕的高速飞舟发出尖锐的破空声,只用了三十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跨越数百里,一头撞在了这尊巨大的魔傀儡胸口。

  这些飞舟里,填满了火属性的元晶,里面更是填塞了大堆的灭魔神雷。

  千丈高的魔傀儡整个被飞舟爆炸产生的火光包裹,魔傀儡体表暗沉沉的乌光骤然亮起,千丈高下,犹如小山的庞大身躯只是微微一晃。

  等到飞舟爆炸的火光消失后,魔傀儡体表的乌光也黯淡了下去。

  这尊魔傀儡依旧是丝毫无损,它的眼眶里闪烁着墨绿色的魔光,朝着北方的高空发出了一声浑厚、低沉的鸣叫声。

  一**飓风从魔傀儡的体表向四周扩散开去,巨大的音浪冲得四周山林巨木摇晃,犹如波涛一样向四面八方扩散。

  阴将军站在城墙上,讥诮的冷笑了一声:“小打小闹,不上台面,等魔候剿灭了那一支扶风神朝的反抗军,腾出手来,就是你武国覆灭之时。”

  就在这些巨神兵和飞舟,用一种可笑的方式袭击阴将军统辖的魔军时,扶风神朝的那金甲青年,已经带着几个下属,偷偷摸摸的来到了距离魔城的城墙不到百里的地方。

  一团巴掌大小的罗帕悬浮在金甲青年头顶,不断放出五彩云光裹住了他们几个人的身体。

  这五彩云光有着极强的藏匿之功,这阴将军刚才用魔念扫描这些巨神兵的时候,居然没能发现金甲青年一行人的行踪。

  金甲青年掏出了一张几乎和他身体等高的青色长弓,搭上了一支好似用禽鸟骨骼所制的长箭,他缓缓拉开长弓,然后一箭射了出去。

  箭矢无声无息的飞出,箭影如光、如电、如梦幻,速度快到了极致。

  阴将军眉心一枚诡异的灰色魔纹突然涌现,他低沉的嘶吼了一声,纯粹源自本能的,腰身好似被人用重斧劈断一样骤然向后一倒。

  饶是阴将军闪避得快,这箭矢依旧擦着他的眉心飞了过去。

  无声无息的,从下巴到眉心,一条深可及骨的伤口浮现,伤口内所有血肉直接蒸发,随后一缕缕黑灰色的阴冷血水犹如小溪一样从伤口内喷了出来。

  阴将军魁伟的身躯九十度向后倒折,他摸了摸自己满是血水的面庞,他的整个鼻子消失了,面门正中只有一条深深的伤口,正不断的喷出血水。

  “嘶……扶风神朝,无影追风箭……嚯嚯,嚯嚯,嚯嚯!”阴将军的身体猛地直起,他双眸喷出灰色魔焰,朝着城外狠狠的扫了过去。

  金甲青年已经带着几个下属无声无息的撤离。

  阴将军的脸抽搐了几下,嘴里探出来的四颗獠牙上火光四射,很是狰狞的笑了起来:“有趣,有趣,有扶风神朝的皇族在此。这一箭,可不是那些普通喽啰能射出来的!”

  “出兵,向北。”阴将军向北方用力的一挥手。

  “人家打上门来了,若是本将军没有半点反应,那就是死罪。”阴将军很是冷酷的抿了抿嘴,轻声道:“向北,打下……”

  阴将军掏出了六颗骰子,用力的往面前的城墙垛儿上一丢。

  六颗骰子旋转了一阵子,他咧嘴一笑:“打下二十七座城,屠城!”

  魔城的城门洞开,二十七支万人魔军队伍犹如鬼魅一般,驾着魔风黑云翻滚而出,无声无息的分成二十七路,向北方挺进。

  在这二十七支魔军的后方,各有一尊千丈高下的魔傀儡紧随。

  原本有二十七条千丈长短,通体漆黑的魔舟准备出城,但是这些魔舟刚刚腾空,就被阴将军挥了挥手,将他们赶回了泊地。

  “杀鸡而已,用什么牛刀?”

  阴将军灰色的目光扫过城外黑漆漆的山岭,幽幽道:“派出斥候,寻找扶风神朝那些小崽子的下落。嚯嚯,若是能抓到几个扶风氏的皇族宗室,这份功劳,本将军也能封侯了罢?”

  沉吟片刻,阴将军仰天阴笑了几声:“扶风氏的小崽子们,你们,能听到本将军的话罢?”

  “无论你们摆出这幅阵势,是想要祸水东引、苟延残喘,又或者是有其他的阴谋诡计……无上魔国,绝不畏惧。本将军,这就出城,亲自攻打北方武国。”

  “你不是想要激怒本将军,让本将军按照你的意愿行事么?”

  “好,本将军依你……嘻,你不要被本将军抓住,一定不要被本将军抓住。”

  “否则,不管你是扶风氏的皇子还是皇女,本将军阴乌双,出了名的男-女-不-忌,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”

  怪笑一声,阴乌双低沉的呼喝了一声,城内立刻又有一支整整三万人的魔军集合起来,阴乌双骑上他那头骷髅马,一马当先冲出了城门。

  魔城内,众多留守的魔军将士目光闪烁的盯着阴乌双远去的背影,他们的目光或者冷漠,或者癫狂,或者迷离,或者混乱不堪……就没有一个是正常人应有的眼神。

  杀鬼城第一百零八城南方,靠近原本的鬼国边境线,有大大小小的城池村镇数千处。

  李二狗子驱动那些巨神兵和飞舟,发动可笑的袭击之前,这些城池村镇内的平民,都已经撤回了北方。

  二十七支魔军长驱直入,沿途只见到一座座空荡荡的村镇,一块块刚刚开辟的田地里,还丢下了好些锄头犁头之类的工具。

  更甚者,在村镇的牲口圈里,还有好些大小牲口、家畜家禽之类的留下。

  牛,羊,马,猪,鹅,鸭,鸡等等,除了大牲口被拴在了牲口圈里,其他的家禽和小型家畜,都自由自在的在空荡荡的村镇里游荡。

  村镇的粮仓中,也都装满了粮食,各处店铺内,一应生活物资油盐酱醋茶等,也都有极多的备货。

  魔军的斥候们行云流水般扫过了这些村镇。

  他们迅速得到了结论武国很富庶,单从物资的富庶程度上,甚至比被无上魔国打得元气大伤的扶风神朝还要强出好几等。

  但是,武国的整体实力,应该远不如扶风神朝。

  从丢弃在田地中的那些工具,还有村镇里找到的一些刀枪剑戟之类的兵器,可见无论是材质还是炼制手法,都比扶风神朝有很大的差距。

  从基本的农具和民间保有的兵器可以判断,武国的文明水平,是不如扶风神朝的。

  魔军向北方逼近的速度,又快了许多。

  富庶,但是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这一份富庶,对于无上魔国来说,这真正是一块大肥肉啊。

  一路黑风呼啸,黑云翻滚,二十七支魔军保持着齐头并进的速度,几乎是同时遭遇了第一座算得上有点规模的军城。

  这些军城相互之间隔了不到一百五十里,以这些魔军将士的实力,他们甚至可以看到邻近的友军的动作,更能轻松的相互传音、交流,彼此之间没有任何障碍。

  二十七支魔军在二十七座军城的南城墙外一字儿排开,然后,正中的一支魔军的统领大踏步的走上前,朝着前方的城墙低沉的开口了。

  这是一名神明境五重天修为的魔将,他很轻松的,将自己的声音传遍了方圆千里之地,二十七支魔军上下,二十七座军城的所有子民和守军,都能听到他的声音。

  “开城,投降,尔等可为奴隶,可以活下去。”

  “十声计数之后,尔等不开城投降,吾等攻城,城破之后,当屠城以为报复。”

  另外二十六支魔军的统领同时笑了起来,无声的笑格外的狰狞阴狠。

  阴乌双的命令是,屠城。

  无论这些军城是否开门投降,屠城是一定要屠城的。

  但是能够让他们相信自己的话,主动的开门投降,然后在他们投降后,再举起屠刀,让他们因为绝望和懊悔而痛哭流涕,这是多么快乐的事情啊!

  魔,就是这样容易满足。

  只要别人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,在神魂中滋生最浓烈的负面情绪,这就能给魔带来无比的快乐,源自心底的快乐。

  ‘十’!

  这名开口劝降的魔将开始倒计时。

  二十七座军城内一片混乱,骤然间,一名身穿青色官袍,面容猥琐,气质极其之猥琐的低阶文官从一座军城的城墙上冒出头来,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。

  “连年战乱,城中精锐,丧尽。”

  “如今我等城中,一尊神明境将领都没有……战,如何战?”

  “今日,本官……挂印,弃官,各顾各性命,逃跑罢!”

  这低阶文官一声呐喊,扒下身上官袍,丢下腰间官印,带着几个心腹护卫,一头撞入了城门楼子,然后踏上了一座传送阵,顷刻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城墙上,稀稀拉拉两千多守军齐声呐喊,纷纷追随这官儿的脚步,冲进了四方城门楼子里的传送阵,呼吸间就跑得无影无踪。

  城池内,不多的数万百姓一阵哭爹喊娘的乱吼乱叫,然后……他们居然同时冲向了城中各处宽阔之地,纷纷踏上一座座传送阵。

  二十七支魔军的统领哑口无言。

  “这是,得怕死到什么程度?才会在城门楼子里,布置逃跑的传送阵法?”

  刚刚念了一个‘十’的魔军统领有点怀疑人生。

  他下意识的想起了,扶风神朝那些据城死守,宁死不降的文武官员……那些家伙虽然很让人讨厌……但是相比起来,这武国的官……

  “本将军,真想一个一个的捏死他们。”

  二十七座军城放弃了抵抗,所有城民和守军都弃城逃跑。

  二十七支魔军沉默了一阵,在阴乌双的呵斥声中,继续向北方挺进。

  一座座小型军城,被舍弃。

  一座座中型军城,被舍弃。

  一座座大型军城,抵挡了小半个时辰,勉强抵挡了一下魔军的兵锋,等到城内的百姓都通过传送阵逃跑了,他们也舍弃了城防大阵几乎没受到什么伤害的军城,逃跑了。

  如此六天六夜后,阴乌双统辖的魔军,来长驱直入,来到了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城墙下。

  这里,也是距离那座巨型传送阵最近的,武国南疆防线的战略支撑点,一座巨型的军城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他似星辰大海 我用系统泡妹子 (西幻)大魔王的深夜食谱 诱宠小老婆 乡村那些事儿 大佬他只宠我 王尔德童话选 嫁给凶灵改星途 钱商 傻妃贼逗:王爷泪奔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