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|第25章

推荐阅读:、听说你脸盲[快穿] 超级神基因 仙路至尊 鬼君的神秘帝妃 超级微信红包群联通三界助我装逼 金钢进化 念你成疾,想到就心痛 驯夫花魁 帝国的软肋:大汉王朝四百年 大胆调戏小心勾搭
  “你走吧!我这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。你喝了我的酒,我也收了你银子,现在我们是银货两讫了。”她深呼吸几次,语气转为冷淡。

  “别这样呀,绫绯。我还是我,还是你的阎无戒呀!”他提起她替他取的绰号,想要让她回想起之前没有距离的相处。

  谁想到不说不气,他越说越让她上火。

  “你当然是阎无戒,一个王爷,需要有什么戒律?是小女子有眼无珠了。”她讽刺地说完,转身就走,提了一堆盖酒桶用的布到溪边去,准备开始工作。

  他跟了过去,知道眼前绝对不能就这样走开,否则日后更难处理。

  “绫绯、绫绯、绫绯……”他喊着她的名,无奈地、苦恼地、哀愁地,不断地喊着她的名字。

  “对了,还有东西没还你。”她起身,掏出挂在胸口的那块白玉。“不管这是你娘还是你的祖宗留下来的,现在还给你。”

  她说着还看了眼他身上的衣物,这件衣服就是那天他为了护她而受伤时穿着,那袖子裂了道口子,她后来帮他补好,他也还常穿。想到他堂堂一个王爷,居然还穿着一件补丁的衣服,就她这傻子,竟会以为他希罕这件衣服,遗细心地替他缝补,现在怎么看都觉得讽刺。

  “不行,我不能拿。说好了那是抵押物,我还没做够工呢!你说的一个月一两,我还没赔够,我起码还要做上六、七年的,你忘了吗?”他赶紧说。

  “不必了,你给过银子了,咱们谁也不欠谁。”她说着就要把玉佩塞给他,怎奈他就是不接。到最后她气了,瞪着他猛喊:“阎九戒,你给我接着!”

  话声刚落,她就将手里的玉佩往他身前一丢,想他会出于直觉地伸手去接。没想到这家伙执拗到这种地步,居然侧过身于闪开去,那玉佩就这样笔直飞进溪中,仅留下“咚”的一声响。

  “你……你做什么不接?”沈绫绯愣住了,下一刻就推开他,笔直走进溪水中,开始寻找那块玉佩。

  虽然这头溪水浅,可是溪水不断地流着,一转眼她就见不到玉佩了。想到那块玉说不定真是他娘留下的,她还是急了。

  “绫绯,你做什么?衣服都湿了,你上来。”他也急了,但是为她急。他追进水里,想拉她,但怕她更火大,所以几度伸手又缩了回来。

  “阎九戒,我问你,那玉佩真是你娘的?你娘真的不在了吗?”她一边涉水寻找,一边问他。

  “是我娘的,我娘也不在了。但她不会希望你冒险去找的,我确定。”他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  她的裙子浸湿了,变得沉重,让她在水中无法方便地移动,好几次踩到石头,要不是他抓住她,她说不定都被溪水冲走了。

  “那你家人真的……真的都不在了吗?你是不是骗我?”她又问,目光还是没有离开溪面。

  “真的不在了,我没骗你。所以你别找了,要气我就专心气,你跑到溪里做什么?”他急着想拉她回来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六指琴魔 奉宠成婚:甜妻,要不要 拔魔 我的妈妈是女神 鬼眼神师 全职英雄之奇迹时代 神级模仿大天王 带着系统到处苏[快穿] 我的病人都爱上我(快穿) 狼人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