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神|第三十章 美术馆里的神秘盗贼

推荐阅读:、帝国女将填坑史「星际」 天下第一香(下)是福还是祸 女BOSS的近身杀手 逆袭皇子的宠妃日常 粉雪[电竞] 和上将同居 我的极品千年尸娘 都市兵王 盛宠(时光抢不走的你) 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
  此刻,罗马的豪华酒店套间内。

  米兰特少爷正懒洋洋地仰靠在柔软的法式大床上,手拿着一杯龙舌兰酒在眼前轻轻晃荡,金色的液体在橙黄色的光线下漾出碎金般的绚丽光芒,浮光潋滟,似乎为他那玩世不恭的的表情平添了几分迷离之色。

  他就像是位天生的捕食者,无论是男人,还是女人,都难以抗拒这种诱惑而如飞蛾投火般投入到他织就的陷阱中。

  门忽然被推开了。

  佐拉不慌不忙地走到了他的面前,将一个小巧透明的玻璃盘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。盘子里放着一些白色的盐末和几片新鲜柠檬。

  “这就对了,没有盐和柠檬怎么让我喝龙舌兰酒。乱七八糟的喝法可是会影响酒的味道的。”米兰特边说边从床上坐起了身子,熟练地在杯口抹上了一层细盐。

  佐拉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架,“可是听说墨西哥人的传统喝法是把盐抹在自己的虎口上……然后舔……”

  “诶,舔自己有什么好舔的。”米兰特飞快打断了他的话,促狭的笑了起来,“如果佐拉你是个美女,我倒是会考虑一下。”

  佐拉也显然习惯了他的胡言乱语,轻咳了两声转移了话题,“少爷,还有几个星期就是政府决定投标工程的日子,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

  米兰特斜睨了他一眼,“最近EE在这件事上有动静吗?”

  “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动静,不过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安分。”佐拉淡淡道。

  米兰特点了点头,“我们的实力虽然还不如EE,但如果是竞争投标的话,谁都有胜算。不过Don和A是一定想要抹煞这种可能性,所以他们一定有所谋动。”

  “那么,少爷你认为他们会怎么做呢?”佐拉的目光在他眼角下的那粒泪痣上停留了一瞬。

  “既然我们不退出,那么谁拥有最后的决定权,谁就是这场竞争的决胜者。我看他们多半会打佩拉议长的主意。”米兰特的唇边勾起了似笑非笑的弧度,“所以我们也要跟上他们的脚步。”

  “但是据说佩拉这个人极难收买,要让他妥协恐怕有些难度吧?”

  “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冷的光,“昨天姐姐和我联系过了,还透露给我一个信息。这位佩拉议长最疼爱的就是他新娶的法国妻子,而这个女人是个狂热的艺术爱好者,尤其热爱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,据说她最喜欢的一副画就是——提香的花神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贿赂这个法国女人?但身为议长夫人,也私藏了不少名画,想要打动她也并不容易。”佐拉总是表现出谨慎的一面。

  米兰特重重咬了一口柠檬片,将杯子里的龙舌兰酒一饮而尽,“其他的画我不知道,但是提香的花神一定能让她有冒险的勇气。”

  “什么?”佐拉的眼睛在镜片闪动着奇异的光泽,“听说这副花神是在洛伦佐伯爵的私人美术馆里。但也只是听说而已,因为没有几个人亲眼见到过那副画。就算有,伯爵也一定不会把这副画卖给我们的。””

  米兰特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,“谁说我要买?”

  佐拉终于吃惊了,“少爷,你的意思——”

  “借用一下而已。”米兰特一脸无所谓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可就算你“借”出来,“佐拉特地加重了这个字的读音。“那也是赃物,你认为那个女人会接受吗?”

  他又笑,“放心,在送她之前,我会摘掉那顶赃物的帽子。”

  “但是,洛伦佐家族算起来也是罗马的名流,丢了画也不会善罢甘休吧。”

  “佐拉,你也太操心了吧。”他顺手又在杯子里倒了半杯龙舌兰酒,“正因为是名流,所以才会更害怕和我们扯上关系啊。到时我一定有办法让他们收声,不会有麻烦的。”

  “那少爷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?”佐拉顿了顿,“我是说什么时候去借画?”

  “嗯,就明天晚上吧。”他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去街上散个步那么轻松,“我查过了,明晚正好有公司去检查美术馆的保安报警系统。”

  佐拉望着他,心里不由涌起了一种难言的情绪。原来少爷早已经策划好了全盘计划。虽然很多人都认为少爷只不过是个花花公子,但在他的心里,少爷无疑是位心思缜密机智敏锐的人物。

  “好,那就明天晚上。”他淡淡一笑。

  米兰特将杯子往空中举了举,嘴角泛起了一丝弧线,“那么,敬我们伟大的花神。”

  罗马很快又迎来了新的一天。

  流夏一早就接到了阿方索的电话,对方说是会离开两天,让她这两天就不必去上家教课了。

  托托还是和以前那样,每天都给她发些信息,但她一个也没有回。在这段冷静期内,她觉得彼此还是保持一些距离会更好。

  或许是因为心境的关系,往日里美丽的罗马景色也显出了一种异样的悲伤。那种悲伤就像是寒冬里凝结在树叶上的霜雪,一点一点在她的胸口融化成冰冷的雪水,冷却了一切激荡的情绪,也留下了无法形容的失落和惆怅。

  不知不觉中,暮色渐渐降临。

  这时,她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。屏幕上显示来电号码被隐藏……但她还是接起了那个电话,从那一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,“流夏,我是艾玛。”

  半个小时之后。

  罗马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餐馆内。

  因为还没到晚餐时间,所以店里几乎没什么客人。布置精巧的餐桌两边,各坐着一个年轻女孩。这两个女孩似乎各怀心事,各有所思,也完全没有眼神之间的交流。

  “你放心,这是我朋友的餐厅,不会有什么记者的。”艾玛顺手接过了侍应送来的两杯咖啡,将其中一杯放在了流夏面前。

  “如果是谈你和托托之间的事,我没有兴趣。”流夏的态度极为冷淡,不露痕迹地推开了那杯咖啡。

  艾玛看了她一眼,“说真的,你倒是很特别,一般女人首先会质疑对方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先生的骨肉。你却一直没有问起这件事。”

  “我想这个世界上绝大母亲都不会利用自己的孩子。艾玛小姐,我虽然不喜欢你,但我仍然相信你作为一个母亲的诚信。”流夏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不过为了证明我没有说谎,我已经去抽取羊水做了DNA化验,”艾玛顿了顿,“我希望请你成全我们一家人。”

  一家人?这个词无异于一把锋利的匕首在流夏的心脏上割了一下,火辣辣地疼痛着。她忽然觉得有些呼吸不过来,急忙拿起咖啡喝了一口,让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静一些。

  “艾玛小姐,这是你和托托之间的事,和我说并没有用。你们的事,你们自己去解决,不要把我扯进来。”

  “但是你不退出的话,托托是不会和我在一起的。我的孩子即使生下来,也不会得到父爱。流夏小姐,难道你就忍心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吗?这不是太残忍了吗?”艾玛说着说着就流起泪来。

  流夏紧紧握着咖啡杯,骨节渐渐发白,“艾玛小姐,如果这是个因为爱而诞生的孩子,那么我一定会退出,我还会祝福他幸福成长。孩子不是猫猫狗狗,既然决定生下来,就要对他的一生负责,让他在爱里成长。但是,现在的这个孩子,他只是因为一次意外而诞生。在这种情形下你觉得对他公平吗?你能对他的人生负责吗?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要打掉这个孩子?”艾玛止了哭声,有些恼怒地看着她。

  “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希望你能考虑清楚而已。”流夏抬起眼盯着她。

  “你就是这个意思。”艾玛冷笑一声,“你当然最好我打掉这个孩子,然后远离你们的生活,让你们能继续亲亲我我。不过让你失望了,这个孩子我生定了!只要有这个孩子,托托就会属于我。我都不信他会这么狠心!”

  流夏什么也没说,只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她。

  “我之前也说过了,你根本就配不上托托,你连灰姑娘都算不上。我真不明白托托到底喜欢你哪里,我有哪里一点比你差?论名气,容貌,身材,我有哪一点不比你更强?”艾玛似乎有点激动起来,“感谢上帝,这个孩子来得多么及时!”

  说着,她伸手拿起了那杯咖啡想喝一口。

  “孕妇还是不要喝咖啡比较好。”流夏站起了身,从她的手上拿下了那杯咖啡,随后拿起了自己的包,“我看今天的对话也可以到此为止了。艾玛小姐,孩子是上帝的礼物,并不是用来要胁的筹码。如果你没有明白这一点,那么你就已经输了。”

  “宫流夏,这么说来你是不会退出了?”艾玛霍的站起身来,目光阴郁地看着她。

  流夏并没有回答她,转身径直走出了那家小餐馆。

  “宫流夏,你会答应的。一定会。”她的声音里听起来异常的平静,可不知为什么,却包含了一种轻微的,难以察觉的诡异。

  离开那家餐馆之后,流夏开始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发现自己居然游荡到了洛伦佐私人美术馆附近。她不禁自嘲地笑了笑,此时此刻,或许只有那些无与伦比的绘画作品才能让她感到快乐一些吧。

  就在这时,她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“流夏!”

  这个声音……她有点不敢相信地回过头,无比惊讶的发现路旁的一辆出租车上居然坐着——玛格丽特大小姐!

  “玛格丽特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流夏大吃一惊,急忙走了过去。

  还不等玛格丽特回答,那个出租车司机已经粗声粗气地开了口,“这个小姑娘让我拉她到这里,结果居然没带钱!正好,你认识她吧?那就帮她给钱吧,一共90欧。”

  流夏的眉毛微微抽动了一下,堂堂伯爵小姐居然坐霸王车?

  “好的好的,我来帮她给好了,真是对不起。”她急忙从钱包里掏出了90欧递给了司机。司机接过钱一数,这才一边嘟哝着一边开车走了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玛格丽特小声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好了,那现在可以告诉我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吧?”流夏弯下了腰,“不要告诉我你是偷偷溜出来的哦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玛格丽特扁了扁嘴,“我是趁爸爸不在溜出来的,因为一直都好想来这里看看,可是爸爸就是不准。”

  “那丽莎她们一定担心死了,好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流夏一把拉起了她。

  “不要。”她忽然眼圈一红,“我不要回去,爸爸的美术馆有我妈妈最喜欢的画,我真的很想看……我忽然很想妈妈……”她忽然就蹲下了身子,很没有仪态地哭了起来。

  流夏也不知该怎么办,再看她哭得伤心,不由心里一软,“那好吧,那一看完画我就送你回去。”

  “真的吗?玛格丽特止了哭声,从指缝里偷偷瞄着她。

  “真的,走吧。”流夏只好拉着她往美术馆走去。

  而此时,罗密欧在去城堡的路上也接到了丽莎的电话。“你说什么?玛格丽特不见了?”

  他不禁一阵懊恼,要不是之前办事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阻碍,害得他晚到了一些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。

  “好了,你别着急,我马上就去找。”他摁了电话,加大了油门。香槟色的保时捷跑车如箭一般飞了出去。

  流夏本来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,谁知一到了美术馆的门口,上次见过的两位保安就热情地将她迎了进去。

  “上次伯爵先生和我们说了,如果是您来,我们这里的门就要为您而开。不过这位小姐……”其中一位保安笑道。

  玛格丽特在旁边轻哼了一声,将头扭到了一边。

  流夏不禁哑然失笑,这也难怪,伯爵小姐深居简出,保安也根本不知道她是伯爵的女儿。不过阿方索先生居然说过那样的话,真是出乎她的意料。

  “那你要看那副画?看完就赶快回去了。”她催促着这位大小姐。

  玛格丽特看了她一眼,慢吞吞地说了一句,“我要找找……”

  流夏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不会又上了她的当吧?不过当务之急,应该先打个电话给丽莎,免得她们着急。

  她拿出手机的时候,看到美术馆外来了几个穿工作服的男人,他们每个都戴着工作帽,将帽沿压得低低的,几乎遮出了半张脸。为首的那个男人往这里飞快瞥了一眼时,目光似乎短暂地在流夏身上停留了一瞬。

  “请问这些人是……?”流夏觉得为首的那个男人好像有点眼熟。但刚才只是匆匆一瞥,所以也没看清他的容貌。

  “哦,这是之前预约过的来检查保安系统的公司,我们和他们已经合作了很多年了,是他们的老客户。”保安笑着答道。

  流夏点了点头,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,“丽莎,我是流夏。玛格丽特小姐现在和我在一起。我一会就把她送回去。什么?现在在哪里?哦,我们现在在美术……”

  “啪!”她的手机忽然被一脚踢飞,接着太阳穴就被一柄坚硬冰冷的东西给抵住了。一种强烈的,几乎能将人的呼吸也抑制的恐惧感忽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她的背脊上缓缓爬起了一阵幽幽的寒意,令她全身都难以动弹。

  她小心翼翼用余光扫视了一下周围,玛格丽特脸色惨白地跌坐在一旁,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。而那个保安也已经倒在了地上,生死未卜。

 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,她只看到那几个穿工作服的男人全都戴上了白色的面具,除了那个拿枪指着她的男人,其余一些人似乎都在匆匆忙忙地找着什么东西。

  糟了……怎么会遇到抢匪……

  “少爷,哪里都找不到那副画。”过了一会儿,其中一人上前低声道,“那个暗房我们也破了密码,但是里面也没有那副画。”

  接着流夏就听到那个用枪指着自己的男人开了口,“时间不多了,警报器会再次启动。十分钟后就算找不到,我们也要及时撤走。”

  尽管那人压低了声音,但流夏还是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……而且,少爷这个称呼,听起来也有点耳熟……

  收到指令之后,几人又过去继续找了起来,这里就只剩下了流夏,玛格丽特和那个男人。流夏本来就不是打算坐以待毙的性子,她一见有了机会,心念一转就想趁那个男人不备偷袭他。

  谁知还没等她想好,那个男人就像是洞悉了她的心思似地悠悠开了口,“别和我玩花样哦。你要是动一下,我就开枪。”

  现在的情形她是完全处于下风,被人用枪顶着额头,就算有少林功夫也用不上吧。流夏不得不叹了一口气,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随机应变。

  “少爷,我们该走了,这两个女孩……”

  就在其中一个人在询问那位少爷时,玛格丽特似乎回过了神来,对着流夏喃喃叫了一声,“老师……”

  那位少爷顿时眼前一亮,“小妹妹,你是伯爵的女儿吗?”

  流夏立即感到不妙,忙答道,“她不是!她只是我的学生!我是伯爵的朋友,所以才带着学生来这里看画!””哦?小妹妹,你回答我。是不是伯爵的女儿?”少爷又问了一遍,语气里平静无澜。

  流夏急忙朝着她使眼色,让她千万千万不要承认自己的身份。不然的话,这些抢匪一定会利用她来做出更可怕的事!

  玛格丽特显然是看到了流夏的眼色。她侧过了头,像是在思索什么,忽然抬起了头来一字一句道,“对,我是爸爸的女儿。”

  流夏无力地叹了一口气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那位少爷笑了起来,“好极了,带她走。既然这副画不在这里,那么就用她来和伯爵先生交换。”

  “那,这个女孩……”有人指了指流夏。

  “这个女孩……也一起带走。”少爷的音调里透着一种让人心惊肉跳的兴奋。

  流夏被带到车子上时,立即有人将她的双手绑了起来,像是生怕她会做出什么反击似的。就在这时,那位少爷也坐到了她的身边,漫不经心地开了口,“说起来,我和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有缘呢。”

  “请别伤害玛格丽特小姐!”她怒视着那张白色的面具,恨不得咬死他,并没有留意到这位少爷的弦外之音。

  “怎么会呢?我还要用她来换花神呢。”他似乎是在笑。

  “提香的花神?”流夏心里一惊。

  “你知道。那么这副画果然是在伯爵这里。”他立刻从她的表情里看出了端倪。

  “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她扭开了头。

  “唉,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谁和你这么有缘吗?”他用指尖勾起她的下颌,将她的脸扳了过来,以便能让她直视着自己的脸。

  然后,用另一只手以一个极其优雅的动作慢慢摘下了面具。

  在他拿开面具的一刹那,流夏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地狱中魔神阿斯莫德的脸。那张绝色的脸仿佛沾染了只属于黑夜的颜色,妖冶,魅惑。邪恶。

  怎么……会是这个人?

  她的大脑停止了转动,血液在瞬间凝固,整个人就好像沉到了海底,四周没有空气,令她根本无法呼吸。

  “少爷,我们接着去哪里?”

  “去奇韦塔维基亚,那里有我们的人。”米兰特得意地笑了起来,望着流夏的那双灰色眼眸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。

  车子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暗夜之中,连绵浓重的夜色伸展开去。

  前方的路,看不清来源,也看不到尽头。

  (第一部完)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男主不是人 后会无妻 御魔奥法 男神暗恋日记 帝姬嫡女 共春光 福妖 重回高中当校花 少帅的秘密情人:小东西,别逃 恶魔的甜心:校草,别咬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