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乐奇侠|第三十二章 赢得美人归

推荐阅读: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(凡人修仙传仙界篇) 逆天龙神 深夜复活(真爱如血、南方吸血鬼1) 以杀证道 雨送黄昏落叶愁 重生之花瓶逆袭 蛮后 夫君莫跑,娘子在这儿呢 田园晚色:肥妇三嫁良夫 剪灯新话
  冷醉陶则全心全意替两人治伤,一劲把内劲运逼过去,功行三周天后,他已额头冒汗,身上白气渐起,他仍不止,再行运功。

  渐渐地,日影西斜。

  星光更黯。

  猝然间,东方已吐白。

  此时三人已运行十二周天,只见白气罩得三人不见身形。

  那该是登峰造极之神功,方有此迹象。

  冷醉陶忽然喝地一声,双手顿收,回掌合十于胸。

  但见白气不断从他鼻孔及几处穴道钻入,眨眼完全消失。

  他虽汗湿衣襟,却精神奕奕。

  敢情他不但替两人治伤,亦利用机会打坐半晌,醒来自是精神不差。

  上官大吉、小被两人在得知他撤去劲流,亦自行运行,竟然发现内力已恢复八九成以上,伤势也未再隐隐作疼,当然窃喜不已。

  赶忙运功之下,不知该感激还是痛恨冷醉陶。

  然而挣扎过后,还是选择痛恨,毕竟这身伤是他所赐予,让他治好,也只不过功过相抵,其他的帐还有得算呢。

  两人再运行一周天后,方始收功,立身而起,虽仍铁链缠身,但几乎已不觉得它的存在。

  冷醉陶但见两人起身,立即迎身问道:“如何?”

  两人同是感激拜礼,直道好多了,至于恢复几成,却不肯说出,以免对方知道虚实。

  冷醉陶笑容不断,几乎已把两人当作哥们,当下催着冷翠儿送来早餐。

  三人欢欢喜喜吃顿饱之后。

  冷醉陶始说道:“我那神功需要迫开穴道,我已自行迫开前半身,但后半身得两位帮忙。”

  上官大吉、小被闻言这才恍然,凭这老狐狸会无缘无故替自己恢复功力?原是另有目的。

  然而两人但闻迫穴,简直是大好机会,只好来个故意闪失,岂非得来全不费功夫?

  两人不露声色,登时大呼乐于帮忙,以报恢复功力之恩。

  冷醉陶也不瞎猜,欣笑不断,随又传令找来项尚飞。

  他笑道:“打穴不易,恐怕两位功力尚不足够,找他帮忙,胜算较大。”

  上官大吉、小被闻言,暗斥老狐狸终究还是老奸巨猾,

  然而都已答应,又能如何?且等机会再说。

  两人自是笑口大开,欢迎他人加入行列。

  不久,项尚飞匆匆赶来,冷醉陶立即告诉他任务,项尚飞得此重任,登时化解临阵脱逃之心结,连连应声表示没问题。

  冷醉陶始盘坐下来,说道:“待会我说哪穴,你们就往哪穴刺,由于银针甚软,就由尚飞主握,上官公子和少帮主再传功力到他指掌部位,如此亦能收效。”

  上官大吉暗斥老狐狸的确防范周到,连让自己沾身或摸针机会皆无。

  反正已是躲不掉,他和小被已点头答应。

  项尚飞更以警告眼神瞄了两人一眼,必要时,他会先宰了两人,至于功力足不足,那是其次问题。

  两人亦瞄眼过来,暗示必要时,连他一起作掉。

  勾心斗角之际,亦都走向冷醉陶背后,准备运功。

  冷醉陶不再和蔼温雅,冷目瞄向上官大吉和小被,道:“我已替你们解除禁制,又治愈伤势,你们应无怨言,但此次行动危险万分,为了表示你们诚意,一人伸一条腿过来!我好确定你们不耍花招。”

  上官大吉冷道:“门主那么不信任我们?”

  冷醉陶道:“这不是信任时刻,而是保命时刻,把腿伸过来。”

  “好吧!我们本就不诚心,多此一举又何妨!”上官大吉虽暗骂于心,却莫可奈何,只好和小被,各伸一条腿到他侧身。

  他伸手握住,心情安定许多,笑道:“请两位原谅,老夫不得不如此。”

  上官大吉能说什么?只能昧着良心表示了解门主苦衷。

  他恨不得把人捏死,却无能为力,只有走一步算一步。

  那脚踝被扣,直觉大腿很容易即会被扭断,两人哪敢再作怪,只能听令行事。

  冷醉陶但觉一切就绪,始敢运行真气以冲穴。

  不久脱口说出:“至阳穴!”

  项尚飞立即运劲把银针刺去。

  上官大吉、小被则按住他手掌,硬打掌劲逼去,如此功力暴涨三倍,一时白气渗出,直往穴道钻去。

  项尚飞照着冷醉陶指示,抖着银针以扩大穴道口。

  如此千钧一发之际,上官大吉和小被不禁想及,这么好的突袭机会,现在只要一人敢牺牲,必定足可收拾这老狐狸。

  可是他俩总觉如此牺牲不值得,就算是贪生怕死,贪恋年轻性命吧!白白地丧失无限良机。

  打穴一阵,忽见穴道冒出白气。

  冷醉陶始哈哈轻笑:“做得很好,现在风门穴。”

  三人又往风门穴位置刺去。

  接下来灵台、阳关、命门、血海、玉枢……甚至头顶百会要穴都如法炮制地一一打通。

  此时已近黄昏,足足已耗去三人大白天光景。

  他们甚是疲累,却未得命令,不敢休息,硬是撑下来。

  就在那百会穴被打通之际。

  猝见白气冲如喷泉,冷醉陶已经哈哈大笑,不等三人抽针,自行伸手揪掉头顶银针,整个人盘坐不动,突然蹦高数丈,吓得三人左右躲闪。

  冷醉陶更是狂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二十一穴全部打通,神功已成,我将天下无敌矣!”

  猝见他身形若流星飞窜左侧百丈,那刻有陶生坪三字之偌大硬岩,他猛劈双掌,轰然一响,天崩地裂般传来地震,迫得三人纷纷扑地,周遭陶瓷东滚西撞。

  那偌大硬石竟然被炸得四分五裂,直往万丈深渊落去。

  猝又沉沉轰然一响,山势更抖。

  冷醉陶仍不自禁,再次腾空,双手不断乱耍乱劈,掌劲过处,即见白气狂龙奔窜,耍至后来,直若千万白龙乱卷、乱斗,在那十丈方圆极尽狂态地抢着火龙神珠。

  他再大喝,白气如墙炸开,四面暴窜,射向地面者,竟如炸药,暴得碎石乱飞,凹洞乍现。

  上官大吉、小被见势不小,赶忙退躲。

  唯独项尚飞还勇敢立于当场,猛拱手拍马屁道:“恭喜门主神功大成!”

  “我的成功,就是你的死期!”冷醉陶突然厉笑,疯狂扑来。

  人尚未到,凌空一掌冒出自气,硬是打得项尚飞闷吐鲜血,倒撞一大堆陶瓷,犁出一条深沟,全身肌肤皆被割伤,鲜血再渗。

  他哪想到,看似恩师的冷醉陶会突然向自己下手,他惊惶、不甘,皆目欲裂:“门主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冷醉陶哈哈狂笑:“我什么?你这叛徒,临阵脱逃,还敢说回来找救兵?你是回来想拐走珠儿远走高飞,你以为我是傻子,哈哈哈……”

  项尚飞简直欲哭无泪:“没有……没那回事……”

  “下去跟阎王说去。”

  厉吼中,他猝又劈打狂劲,奇速无比轰往项尚飞。

  他根本躲不掉、闪不了,闷哼一声,被打得再吐狂血,连同大堆瓷器喷往数丈外之悬崖,直往下坠去。

  奄奄一息中,只传来:“你好狠……”三字,他终于昏死过去,跌落万丈深渊,结束罪恶一生。

  他必定十分后悔,为何没在打穴之际,一掌毁了眼前这位大魔头。

  上官大吉和小被此时的确有此想法,当时若拼上一条命,至少有一半胜算,然而现在,恐怕连十分之一机会都没有。

  那冷醉陶简直阴险凶狠无比,竟然在谈笑中杀了对他不错,且帮他打穴的项尚飞?

  那种利用怠尽而后宰杀的心性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上官大吉、小被正处于这种局面。

  那冷醉陶的确想要两人小命。

  他却不露声色,轻笑地走来:“两位别紧张,你们自不同于项尚飞,他是叛徒,人人得而诛之,你们已和我化敌为友,不必那么紧张过度。”

  上官大吉瞄眼笑道:“不管如何,门主神功已成,我们任务已了,就此告别,来日再见。”

  说完,他和小被突然挣脱手镣脚铐,抓在手中当兵刃,没命地转身即逃。

  冷醉陶见状哈哈大笑,并未立即追上。

  他道:“你们怎那么不够意思?我神功大成,总得找人试试身手,两位正是最佳人选,等等!”

  话方说完,人若闪电,闪闪闪,简直快得让人眼花,刹那间已截向上官大吉和小被两人前头。

  他笑声更谑:“少门主不也练过此功?何不借此机会印证一下武学?”

  上官大吉笑道:“不必了,我哪是门主对手,甘拜下风。”

  话未说完,突和小被暴喝,身形冲窜,双手铁链奇快无比猛砸冷醉陶,砸得他始料未及,而惊慌伸手乱劈。

  两人趁此空档,四掌猛往他胸腹击去,砰然一响,冷醉陶倒飞七八丈远,身形晃动不已。

  上官大吉大喝走,两人东西方向窜开,心想能走一个是一个。

  岂知冷醉陶挨掌过后,竟然无恙,但见两人开溜,更是狠怒,厉吼:“一个都别想走……”猛若电闪追扑左侧小被。

  一截不中,连闪三次,终见小被,猛一探掌,白劲迫出,打得他闷哼往前栽去。

  他猛又欺来,想制住小被,岂知后头又迫来一道掌劲。

  原来是上官大吉心想不对,若小被被擒,极有可能被杀,赶忙又冲来救人。

  他猛展太极十八斩绝功,猛劈冷醉陶背脊,叭叭两斩下去,虽未把人斩死,却打得冷醉陶皮痛肉痛,不得不丢下小被,反身一掌即轰。

  他厉喝:“看我阴阳倒反神功!”

  那掌劲展出,猝见白劲狂涛骇浪卷来,直冲得上官大吉东倒西歪,唉声痛叫中,已被卷甩七八丈开外,跌得头晕眼花。

  冷醉陶则全身二十一孔直冒白气。

  他虽觉得血气仍翻涌,但那似乎是穴道孔太小,无法完全泄去,虽是美中不足,但假以时日,自能修正。

  他见上官大吉滚落地面,自是狂态毕现,哈哈大笑:“我得感谢你赐我神功,可惜你是飞马门之后,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,只好把你作了,永绝后患。”

  想到杀人,他登时飞劲扑来,那双手简直如利刀钢爪,狠猛无比,就欲撕人于当场。

  情急中,猝见冷家三姐妹急叫声:“爹,不能杀他。”

  冷翠儿、真儿、珠儿全都焦若疯子奔过来,极力阻止。

  冷醉陶没相到三女全向着上官大吉,闻声之下,身形不由一愣,大喝道:“你们懂什么?不杀他,难道让他来杀我不成?你们难道被他花言巧语所迷?”

  冷珠儿泣声道:“我们只想叫爹别再造杀孽……”

  冷翠儿道:“他在九月宫已放过您,你就放过他一次吧!”

  冷醉陶怒斥:“胡说,那是他们杀不了我,否则你爹哪还有命在,让开!”一掌扫得三女儿东倒西歪,却见上官大吉趁此机会溜得好远。他猛掠身,又扑前追去。

  上官大吉正冲往小被,两人喝地一声,联手出招。

  一边是无敌天下的降龙十八掌,一边是崭新武功八方归流,但见那掌掌相叠之下,威力大增,竟然打得冷醉陶冲势受阻,甚且连退三步。

  冷醉陶不禁哇哇大叫,猝又施展阴阳倒反之法,顿将掌劲往后打去,猛又往回倒拉过来,那狂龙摆旋之际,威势何等强劲,带着催枯拉朽之力,尽往两人罩打过来。

  砰然一响,两人吃力不住,闷吐鲜血,倒栽十余丈,落身地面已唉唉痛叫,喘息着不已。

  冷酎陶但见两人落难,笑得更狂:“跟我为敌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  深怕女儿又来骚扰,他想速战速决。

  登时喝蹿而起,掠向空中,猝又一个倒纵,苍鹰扑兔般又狠又准,旋起十数道白气劲流,支支像利剑,奇快无比刺杀下来,周遭碎物禁不了威力,纷纷弹飞。

  上官大吉和小被已挨掌不轻,此时无力躲闪,勉强运足最后一口拼劲,准备硬拼这局生死关卡。

  就在两人尖叫,正待卯劲轰去时,悬崖那头突然射来一篷奇快无比利箭,尽往冷醉陶门面射去。

  冷醉陶纵使武功天下第一,但突遭此变,惊怒中,哪敢以身挡箭,猛地狂怒抽回掌劲,劈向利箭。

  空门却因此暴露,下头上官大吉、小被掌劲同时贯来,砰然一响,打得他闷哼一声,倒弹十数丈,勉强转身落地,嘴角竟然挂出血丝。

  他惊怒不已,根本不相信自己怎会受伤?

  上官大吉和小被却喘口大气,终于暂时逃过一劫,不幸中亦有大幸。

  冷醉陶兀自嗔怒中想再扑杀,岂知一大排利箭又自射来。

  冷醉陶怒不可遏,猛喝一声,掌劲倒打,利箭受击,全被逼回,倒纵反射,吓得上官大吉、小被滚身而逃。

  后头却传来几声闷叫。

  一忽闻一声上,十数道人影掠身而起,竟是狂飙道长和飞马门,十余位骁勇战士赶来。

  冷醉陶见状,大是惊骇:“你们如何突破天狼阵?”

  狂飙道长哈哈大笑:“像你这么狡猾的人,我都能对付,何况只是恶狼畜牲。很简单,一边用火烧,一边放你家传的煎肠油、千年麝魂香,大概毒得只剩小狼两三只,接下来是毒在你头上。”

  虽然他未必用煎肠油或千年麝魂香,但如此比喻,最易激怒冷醉陶,自是鬼计得逞。

  冷醉陶果然气得哇哇大叫,随又狂笑:“好,有气魄,狼死几只,我就杀你几人……”

  猝然大啸出口,凝出全身劲道,那八方归流展得淋漓尽致,风云为之变色,周遭为之狂风大作,啸耳生疼。

  他猝又化展阴阳倒反神功,那威力简直狂增无数,四面飞瓦竟自旋飞。

  他猛一啸吼,似盘古开天欲劈天地那道奇猛闪电,又急又快又猛,简直无坚不摧,劈轰过来。

  那威力涵盖,就连左边二十丈开外的上官大吉、小被皆受波及。

  上官大吉边运真劲抵挡,边喝着狂飙道长挡不得。

  岂知狂飙道长竟然猛挺胸脯,硬自抵挡不退。

  吓得上官大吉想掠前推人,可惜慢了一步。

  冷醉陶对其挺胸不屑似地挑战,更是凶狂大笑:“我打得你们找不到骨头……”猝然更狂劈而来。

  砰砰砰……那每掌有若闪电暴劈之威,果然劈得狂飙道长连同十数名战士闷哼一声,倒纵数十丈,跌得东倒西歪。

  冷醉陶一招得逞,纵声狂笑,每以为一掌下去,十余人毙命当场,岂知这群人方自倒地,连转数圈之后,突又倒弹而起。

  狂飙道长更哼声谑笑:“什么烂掌劲,再接你十招也没事!”

  冷醉陶猝见此状,眼珠差点掉出来:“你们?”不肯相信自己这天下第一神功竟然劈不死人。

  狂飙道长大笑:“我们练了天下第一护体神功,刚好制住你那烂功夫,冷醉陶你纳命来吧!”

  “不可能,看掌……”

  冷醉陶岂肯相信,猛又施展阴阳倒反神功,奇快无比,轰向这些人,照样打得他们人仰马翻,然而滚身过后,复又爬起。

  虽然他们似有受伤,但狂飙道长仍自弹起喝笑:“不管用就是不管用,缠也要把你缠死!”

  冷醉陶简直双目欲裂,怒喝别逃。

  眼看道长往近屋溜去,他哪肯放过?猛地狂追过去,怕有埋伏,一掌打得墙倒屋塌,里头竟然冒出多一倍战士。

  一上手就是掌劲齐轰,打得冷醉陶不防迫退三数步,气得他哇哇大叫,掌劲再展,三十余人又从另一头转了出来,把冷醉陶困在中央。

  冷醉陶厉吼,掌劲再劈,战士立即摔倒,但转个三四圈,突又弹起,简直打之不死。

  一连三次无功,已气得冷醉陶逆火攻心,怒极反笑:“有胆别走,过来些,让我一掌打得你们成肉酱。”

  狂飙道长从暗处又蹿出来,斥笑道:“凭你也配,我还想打得你成肉饼呢!上!”

  一声令下,二十余人猛攻而上,迫得冷醉陶举掌烂打,情急中,来不及用上阴阳倒反之法,尽管如此,他仍劈退十余位。

  然却空门暗露,猛吃狂飙道长偷袭一掌,打得他往前踉跄撞跌两三步。

  这对他这天下第一高手,简直奇耻大辱。

  他再也忍不住,自己一直只用八成功力劈敌,此时已是恨火攻心,硬将内功提到十二成功力,务必一掌劈死这些人,尤其是狂飙道长老妖道。

  他猛运劲,猛咆哮:“不怕死的过来……”功力提到十二成,但见无数狂啸劲气再现,直往二十一处穴道窜泄。

  他本想顾及穴道太小,泄不出去,此时看来,根本不是问题。

  那劲气泄处,穴道孔竟扩张,已若鱼眼般大小,那急剧啸劲,使他整个心绪沸腾。

  他猝然大吼:“通通给我躺下……”

  但见十数道暴龙窜出,在那冲天掠地白气之中漩转、掠飞、冲窜、狂嚎。汇聚成千层、万层、数万层海啸漩涡般巨流,无与伦比撞向、劈向、斩向周遭无数疯狂战士。

  那巨流狂涛过处,砰砰砰,撞人人倒,撞地地裂,撞墙墙塌,来人以摧枯拉朽之势,轰得二十余人终于忍不住闷吐鲜血,倒喷二十余丈,个个跌得四平八稳,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冷醉陶一击成功,登时哈哈大笑,正想炫耀天下第一神功之际,猝然闷哼一声,全身二十一处穴道,本是喷出白气,此时却暴出血雾,吓得他想惊叫不好。

  然而嘴巴一张,怒血顿喷,那全身劲流竟肆无忌惮,毫不受控制地往外宣泄,甚且化血而泄。

  那怒血喷出之际,他闷呃一声,已自不支,倒栽地面已奄奄一息。

  如此惊变,连躲在一旁的上官大吉、小被皆皆名不解。

  冷醉陶本就神功告成,又怎会吐血倒地?

  他们直觉冷醉陶只是暂时晕倒,待他醒来,可不得了,正待欺前收拾残局。

  却见冷家三姐妹扑身上去,泣声不断地唤着父亲。

  上官大吉见状,暗叹一声,只好作罢,毕竟冷翠儿、珠儿都有恩于自己,怎好再为难她们。

  小被也起身,忍着伤势说道:“这事透着悬疑,狂飙道长似乎早知对付冷醉陶方法,竟然死命激怒他,而以身抵挡,他们难道学了奇异护体神功?否则怎敢以身抵挡?他们当真早知应对之法?”

  忽有声音传来:“不错,道长早知方法。”

  话声方落,飘来一位蓬头白头发老人,表情威严,却显得游戏人间般,怪异的瞧着上官大吉和小被两人。

  两人登时认出而惊喜不已,同时喝道:“八苦老前辈!”

  来者正是八苦老人,他频频含笑点头:“你们表现很好,可圈可点。”

  上官大吉苦笑:“这是性命之争,前辈还有心情说是表现。”

  八苦老人笑道:“在我来说,任何精彩之处,都是表现,何况你的确不差!”

  上官大吉叹笑:“前辈一直在暗处监视?”

  八苦老人笑道:“老夫哪有那么神,老当你跟班,我乃得知冷醉陶入侵九月宫,抓走你们之后,才赶过来瞧瞧,毕竟你是上官家唯一骨肉,我岂能不救,结果,来不及我出手,你就摆平强敌,表现当然好极了。”

  上官大吉苦笑:“摆平强敌的是狂飙道长,我只不过沾点边而已。”

  八苦老人道:“他是你属下,算来算去,都是你的份,不过,老实说,你让冷醉陶学神功,才是最大功臣。”

  上官大吉更不解:“我让他学神功,竟然是大功臣,我不懂。”

  八苦老人道:“你当然不懂,只有我老人家才懂。”

  上官大吉道:“前辈可愿详说?”

  “我现身,就是要说清楚!”

  八苦老人道:“你可知道冷醉陶是你爹的表兄弟?”

  上官大吉道:“这个他在九月宫已自己说出。”

  “知道即好。”

  八苦老人道:“当时你爹发现有人专跟飞马门作对之时,就已想到会是冷醉陶,只是苦无证据,而且他又有亲戚关系,在未找到证据之前,再怎么样都不便翻脸,何况亦有可能另有其人。

  于是你爹和我才创下这新秘功,本是要留给你练功,当然,我们也想到那暗中敌人可能会千方百计夺得此秘功口诀,遂故意留下三七二十一之秘诀。

  虽然,这秘诀将可增强功力,但到后来,必定血脉分崩,重者死亡,轻者废功,冷醉陶果然锲而不舍追求,亦自食恶果。”

  上官大吉怔愕:“我爹早想到以此方法报仇?”

  八苦老人道:“或许吧,不过,以提防较为重要。”

  小被道:“那三七二十一口诀根本就是个无用,且有害的玩意?”

  八苦老人点头:“不错,它在防贪心人,不过,偶尔也有用。”

  上官大吉苦笑:“我爹难道不怕我也练了,而后走火入魔?”

  八苦老人笑道:“他想过,他觉得你若得到此秘功,刚开始,至少要练个二三十年才能登堂入室,到时,仇人可能已死,你学了这几招,足可立足天下。

  至于那口诀,你若不贪,只练几回,自知不对劲,想来不会贸然再练,自不会走火人魔,最重要的是,你爹发现那增强功力之法,自是绝学中的绝学,实在不忍看它失传。

  顺便传给你,看你是否真的改良得毫无副作用,到那时,岂非真正登峰造极,练武人梦寐以求的即是这么回事,这也是我现身的最大原因。”

  上官大吉不禁苦笑:“到现在,还要我去悟那玩意儿?”

  八苦老人笑道:“闲着也是闲着,能多想就多想,我得走了,后头还有一大堆人赶来,我老人家不愿见烦,等你喝喜酒时,自必现身,记住,是月儿公主,那是你爹最后心愿,来日再见。”

  说完,他身形一闪,上屋顶,再一闪,如电花般闪失不见。

  上官大吉喂了几声,没结果,只好作罢,苦笑道:“什么嘛,大老远跑来,下达结婚令!”

  小被笑道:“难道你敢抛弃月儿公主,别说她饶不了你,连飘雨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“飘雨不放过的可是你呢!”

  上官大吉斥笑:“我要没好下场,你也别想好过。”

  想及飘雨,小被也不敢多谈,急道:“狂飙道长还在喘息,过去看看,儿女私情,以后再谈。”

  催着大吉,已自掠去,两人心里自有数,只能笑而不谈。

  上官大吉边掠边想,其实月儿公主也是一级棒,能娶到她,老实说,死而无憾。

  及掠至狂飙道长那头,但闻唉唉痛叫,两人无暇乱想,赶忙扶人验伤。

  狂飙道长忽见上官大吉,勉强挤出笑意:“总算不辱使命,把少门主救出,且把冷醉陶放倒,快解开我胸脯……”

  他胸口似乎甚难受,上官大吉立即解去,笑骂不断:“你们吃了什么仙丹妙药,竟然敢顶着肚皮去挡那疯子掌劲?”

  突然发现胸口硬东西,而且甚重,上官大吉又怔道:“这是什么?”急抓出来,竟然是块几乎三寸厚的大铁皮,不禁想笑:“这就是你们的法宝?”

  狂飙道长干窘笑道:“全靠它,才挨得过此劫……他们每人亦有一块!”

  上官大吉嗤嗤笑道:“亏你还想得出这名堂!”瞧着铁皮凹陷不少掌印,他猛咋舌:“要是印在胸口,真的要变成肉饼哩!”

  小被笑道:“咱忘了到厨房搬个锅子用用,说不定早收拾了老狐狸。”

  上官大吉笑道:“行吗?锅子那么大,还没收拾老狐狸,就被压死啦!”

  小被笑道:“会吗?他们几乎背了三个大锅重的铁板也没事。”

  狂飙道长干笑:“那是一位老前辈指点,他说除了这么厚的铁板,否则不足以抵挡,我半信半疑,还好,还是接受他意见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上官大吉道:“那老前辈必是八苦老人了。”

  狂飙道长点头;“方才看他现身,已知是他,实是本门之福。”

  小被道:“也是八苦老人帮你破去天狼阵的?”

  狂飙道长道:“另有其人,八苦前辈只告知我,冷醉陶已练成神功,非得激怒他,让他尽展全功,自有奇迹,我瞧他甚有把握,也就照办,没想到果然把冷醉陶逼得走火入魔,自伤身体而倒地不醒,实是恶有恶报。”

  上官大吉问:“破天狼阵的是谁?”对于那恶狼之凶狠,想来余悸犹存,他特别想知道如何破解天狼阵。

  狂飙道长道:“属下是以火攻和毒药宰了不少恶狼,后来丐帮神医赶来,放出什么迷魂烟,山风一次,恶狼全倒地,霎时瓦解天狼阵,他们可能很快会赶来。”

  上官大吉恍然:“对啊!若用迷药,任它恶狼多凶残,还不是一样东倒西歪!”后悔当时无药在身,否则也不会吃尽苦头。

  小被则往四面瞧去,想找寻来了些什么人,可是见之不着,只好大叫:“躲在外头的,没事啦!快出来帮忙救人。”

  这一吼,果然有效,悬崖那头山林突然传出丐医声音:“来啦!”

  霎时十数道人影掠飞而至,除了丐医,另有几名丐帮弟子,月仙娘娘、哈震天,以及飘雨皆搭上热闹,凑了过来。

  小被瞧及飘雨,怔愕道:“你凑什么热闹?”

  飘雨眉目一掀,神气得很:“别忘了,我也是丐帮一份子,前来救人不行吗?”

  小被呃了一声,干笑道:“行行行,请便。”

  飘雨这才扬长而去,帮着丐医替受伤倒地的飞马门弟子解甲、抽铁板,每抽一块,她慨惊叹不已,猜不透冷醉陶武功到底有多高,猜不透这些勇士挂着它,到底有多重?

  她想挂挂看,但比了比,终于还是放弃。

  上官大吉则感激众人前来帮忙。

  月仙娘娘直道没关系,那口气,似乎已将某人当成准女婿,越看越有趣。

  丐医快速替飞马门弟子诊伤,还好全都有铁板护体,虽受内伤,却无性命之虑,喂他们几粒灵丹,已不碍事。

  这头飞马门弟子全治妥后,众人才有心情注意到远处那三位孤零零的苦命女,正为父亲伤势而急得手忙脚乱,泣声不断。

  上官大吉于心不忍,转向丐医道:“前辈去看看如何?”

  丐医道:“他是你敌人……”

  上官大吉道:“他武功可能已废,恩怨已了,能救就救吧!”轻叹不已。

  丐医点头:“难得少侠心胸坦荡,老夫自是奉陪。”当下他行往那头。

  冷翠儿、真儿、珠儿似知他是神医,已让至一旁,轻泣地祈求丐医救治父亲。

  丐医频频颔首,随即替冷醉陶把脉,但觉气息甚弱,立即灌他服下丹丸,再运功催化,直觉冷醉陶功力尽失,穴脉受伤甚重,从此无法再练功。

  他检视过后,立即请三姐妹抵住冷醉陶背后,并运劲逼气一周天,他自能苏醒。

  珠儿不懂武功,只好作罢,冷翠儿、真儿立即照办。

  功力一运,冷醉陶呕血,两人甚惊,丐医说那是污血,吐尽即没事,两人始敢再运劲。

  盏茶功夫一过,终于闻及冷醉陶喘息轻吟声,看来一条命已然捡回来。

  不久,一周天已运行完毕,丐医连截数穴,冷醉陶方幽幽醒来,他似乎已苍老十岁以上,睁着无力眼神,瞧着众人。

  三女见状,皆抱他痛哭。

  丐医道:“你武功已废,但仍可活命,希望你珍惜性命。”

  任冷醉陶往昔多么狡黠、神勇,此时失去武功,俨然已若多病老头,那还有雄心壮志,恩怨情仇?

  他脑袋一片空白,不断轻叹:“全是天意,怪不得人!”眼角已渗出英雄末路眼泪,赶忙拭去,叫人瞧来不胜唏嘘。

  上官大吉走近,道:“你我之事,到此一笔勾消,还请阁下多多保重!”为表飞马门既往不究立场,他必须说出此番话。

  冷醉陶终于露出感激脸容:“多谢少侠不杀之恩。”脑袋晕沉,千头万绪涌得他泪水再渗。

  上官大吉直道往事已了,多说无益,感伤中,他亦拜礼珠儿、翠儿道:“我能活到现在,两位帮忙亦不少,就此拜礼谢过,你们可留在此,若有任何状况,只要通知一声,飞马门立即前来替你们解危,由于种种,不便久留,还请见谅,就此告辞。”

  再拜三礼,恩怨已了。

  他不愿再替三人添麻烦,遂转向众人,希望一同离去。

  众人自觉是该走了,自是同意,当下收拾收拾,捡起兵刃,扶起受伤者,退往崖边,掠往山林那头,二三十人,霎时消逝无踪。

  冷珠儿瞧着消逝人群,心头升起一阵感激。

  上官大吉果然仁心义胆,不但放过父亲性命,还准备保护冷家,如此胸襟,实是叫人终生感恩啊。

  冷翠儿亦自暗含泪水,上次耍弄他感情,他却毫无恨意,到头来还说自己对他有恩,那般既往不究,把阴谋救人仍当恩情的胸怀,想来直叫她汗颜。

  她甚后悔,要是当时真的付出,此时说不定已和他结为夫妻。

  那真是一段让人刻骨铭心的恋情啊!纵使是因假成真,她仍自毕生难忘矣!

  冷真儿感触虽较浅,但那股似乎失去初恋情人滋味,仍让她不胜唏嘘。

  三人同是望着上官大吉消逝背影,心头却千头万绪,暗叹连连,久久不能自已。

  上官大吉则带着沉重心情走向山林,纵使收拾了冷醉陶,但抛下三名孤苦伶仃女子,他总是于心不忍。

  行径中,忽见恶狼昏倒处处,他特别交代丐医得留下解药,也好让山狼苏醒,当冷珠儿三人的天然屏障。

  丐医则表示三个时辰,药性自解,上官大吉始安心不少。

  他顺便问问有关华陀婆婆之事,丐医表示她废去武功之后,已认命地准备回中原开药铺,也好行医弥补往昔罪行。

  如此下场,众人皆替她感到高兴。

  匆匆走出天狼山,已是明月高挂天空,大地一片银光,使得众人心情为之开朗。

  上官大吉不禁深深吸气道:“今夜月儿真是漂亮。”

  有人跟着赞不绝口,有人却露出暧昧笑容。

  尤其是月仙娘娘和飘雨,那笑容真是若有图谋。

  飘雨走近上官大吉,黠声笑道:“当然啦!月儿公主可是个大美人,不漂亮行吗?”

  上官大吉一愣:“我说的是天空那月儿……”

  飘雨瞄眼:“真的人就不漂亮吗?”

  上官大吉尴尬直笑:“这……呃……漂亮……”

  “少在那结结巴巴。”飘雨瞪着上官大吉,冷声道:“回去,你就知道什么叫悔恨终生!”

  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上官大吉莫名想笑。

  “当然严重。”飘雨笑得更邪,低声黠笑道:“告诉你无妨,月儿公主已珠胎暗结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上官大吉两眼差点掉出来。

  飘雨冷道:“要我说第二遍吗?”嘴巴大张就要喊:“公主已……”

  上官大吉急忙掩她嘴巴:“不不不,不得喊,我怎么办?”

  飘雨得意一笑:“很简单,十天之内求婚,一月之内结婚,十月之内生儿育女。”

  上官大吉笑得更苦:“那我岂不变成未成年爸爸了?”

  “那是你自找的。”飘雨斥笑。

  众人也跟着掩嘴暗笑,早知这是怎么回事。

  上官大吉突然意识到众人怪异表情,老脸已难挂住,猛喝一声:“回府去啦!”赶忙啸来银魂宝马,掠上马背,狂奔而去。

  后头,赞美笑声不断,久久不绝于耳。

  十天后,上官大吉跪足三天三夜,终于求婚成功。

  一月后,两人终于拜堂天地。

  洞房花烛夜那天,听说上官大吉耳朵红得发亮,且长了两寸。

  不知是真是假?

  然而,本该十月后生子,上官大吉却足足等了三年。

  他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他本想找飘雨算帐,幸好飘雨女儿呱呱落地,逃过一劫。

  上官大吉此时却后悔,怎可竞赛输人啊!

  此后,他誓言拼命生儿育女。

  直到他六十大寿时,儿女成群不说,竟然还有个三岁女孩叫他爸爸。

  此记录,独霸武林,无人能破。

  ~全书完~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二十九分半的情人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 国产救世机器 一生所爱不负相思 犯罪心理 诡异老婆的秘密 东宫甜宠记 重生之深宫嫡女 双生侦探 五鬼传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