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情剑|第九十章 一剑还情

推荐阅读:、祝融,你也重生了 宠妻成瘾:总裁的重生影后 网货供应商 高手不凡 哀绿绮思 校园护花高手 小爷我裙子贼多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你命中有我 重生之奸佞
  苹儿目光望着方秀,口中却问君中凤,道:“姊姊你真能对付他们么?”

  君中凤道:“那是自然了,我如不能对付他们,咱们岂不早被方秀杀死了?”

  苹儿点点头道:“对姊姊的沉着,小妹真是敬佩无比。”

  君中风淡淡一笑,道:“好妹子,你怎么不骂姊姊不知羞耻呢?”

  苹儿道:“这个小妹不敢。”

  君中凤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我历经沧桑与险恶太多了,适才所经,那也不算什么了。”说话之间,韩涛已醒了过来,挺身立起。

  苹儿道:“方秀为人阴险,不可不防,咱们要先走一步。”

  君中凤道:“不用怕,我这些年来历经险境,有了一个很大的经验。”

  苹儿道:“什么经验?”

  君中凤道:“你不怕敌手凶恶,他们就怕你。”

  但闻方秀问道:“韩兄弟,你伤势如何了?”

  韩涛站稳身子,道:“不碍事啦!”

  目光转注到君中凤的身子,接道:“大哥,不能让这丫头离开。”

  苹儿低声道:“怎么样?姊姊,咱们刚才应该冲出去。”

  君中凤笑道:“不用怕!”举步行近方秀,接道:“怎么样,两位是否还想再试看看?”

  方秀伸手拦住韩涛,一面对君中凤道:“在下一向是言而有信,两位姑娘请吧!”

  君中凤手牵着苹儿,一面笑道:“你把门打开。”方秀搬动机关,开了石门,接道:“两位请吧!”君中凤一推苹儿,道:“你先出去。”

  苹儿闪出石门,却不见君中凤跟随出来,心中大奇,隐于门侧,向里望去。

  只见君中凤和方秀低声交谈,似是在商量什么.两人声音很低,低得连苹儿听不出说话之声。

  苹儿心头大骇,不敢多听,急急到墓外。片刻之后,君中凤穿着方秀宽大的衣衫,行了出来。

  苹儿望了君中凤一眼,本想问她和方秀谈些什么,话到口边改了心意道:“咱们是否要回去?”

  君中凤道:“自然是回去了。”

  苹儿啊了一声,转身向前行去。君中凤加快了脚步,追上苹儿,道:“苹姊姊,我想请教一件事。”苹儿道:“请说吧!如是小妹所知,自是言无不尽。”

  君中凤道:“你在方家在院长大,而且和那韩继信也有过一番交往,对韩继信自然十分了解?”

  苹儿道:“你说是哪一方面?”

  君中凤道:“他的为人和武功。”

  苹儿沉思一阵,道:“他的武功博而不纯,而且,他分心于五行奇术及建筑方面,武功受了不少影响。”

  君中凤道:“他的才智呢?”

  苹儿道:“才智么?那就非我所能预料了。他似乎知道很多,而且有过目不忘之能。”

  君中凤道:“他是否是个很富心机的阴沉人物?”

  苹儿道:“就小妹观察而言,他应该不是一个坏人,是人间难得的奇才,只是,他不幸生为韩涛之子,一点孝心,使他成了武林中的大患人物。”君中凤道:“父债子偿,那也是没法子的事了。”

  苹儿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那韩继信替方秀、韩涛早巳安排了逃命机会,可惜他们竟不知珍惜……”

  一面说话,一面暗中查看君中凤的反应。

  只见她神色镇静,若无其事。

  苹儿接道:“如若方秀、韩涛不起贪念,他们或许早就逃远了。”君中凤微徽一笑,道:“他们舍不下那一呼百诺,人人敬慕的名利。”突然停下脚步,道:“苹姊姊,你先走一步吧!”

  苹儿怔了一怔,道:“怎么姊姊不走了?”君中凤笑道:“我这一身衣服太难看。”

  苹儿道:“那不要紧,我陪姊姊到一处民家,换上衣服再回去。”

  君中凤道:“不用了,回去见着俞姑娘和李寒秋时,代我说一声就是。”

  苹儿道:“你要到哪里去?”

  君中凤道:“该和诸位见面时,我自会和他们见面,苹姊姊请回去吧!”

  苹儿呆了一呆,道:“姊姊既是坚持,小妹也不便多劝,我这里告辞了!”放步向前行去。

  她步行极速走约里许之后,闪身一棵大树之后,回首望去,早已不见君中凤的行踪。

  苹儿一皱眉头,暗道:“这丫头,不知闹得什么把戏,此事非同小可,必得早些告诉娟姑娘去。”

  四顾了一阵,转身而去。

  君中凤并未离开,却隐身在一处杂草丛中。

  她早已想到苹儿可能回头查看,只是她料敌机先,棋高一着,苹儿的一切举动,反都落在君中凤的眼中。

  苹儿去后,君中凤才由草丛中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灰尘、枯草,转向正南方奔去。

  且说苹儿放步奔行,希望早把此事告诉李寒秋、俞小娟,赶来救出铁剑道长和那位少林僧侣。

  原来方秀、韩涛下车之后,放火焚烧之前,告诉君中凤等,本是他安排的一条疑兵之计。

  是以,苹儿醒来之后,只见到了铁剑道长和那少林僧侣。苹儿赶回天王庙,见着李寒秋说明内情,李寒秋立时要亲率人手,赶往乱坟场去,但却被俞小娟拦住,说道:

  “方秀、韩涛不会等着我们去。明日就是和韩继信决战之期,胜过此阵,方秀和韩涛都如网中之鱼,倒是那君姑娘举动有些怪异。”

  李寒秋道:“我逼死了她父母,残其兄长,但她却数度救我之命,我又允杀了方秀、韩涛之后,任她处置,我们之间恩怨纠缠,很难算得清楚。”

  苹儿接道:“我瞧她与方秀交头接耳,只怕和方秀有所勾结。”

  俞小娟道:“君中凤那点武功,实不足畏,倒是她那些鬼鬼祟祟的活毒物,倒叫人有些头疼。最叫人不解的一件事,是她告诉我的,早巳在方家大院四周布下了人手,咱们却一个未见,不知她耍得什么花招?”

  苹儿道:“在方家大院中,咱们一度陷入了极为险恶的处境,那君中凤本要施放毒物挽回败局,但她却一直未有所为。”

  俞小娟略一沉吟,道:“君姑娘去向,实有可疑。好在,我爷爷今晚即可赶到,听说他约请的人物中,有一位善制各种毒物的奇人,明日对敌之时,分出一部分人物,防备君姑娘就是。”

  第二日,黎明时分,李寒秋和俞小娟带领着雷飞、苹儿,和少林、武当等各大门派高手数十人,赶往会战之处。

  这地方是韩继信指定的所在,距离方家大院约有五里左右。前面是一片空广荒凉草地,后面是却是一片很大的竹林,地上荒草,已被人工剪去,但还留有一寸多高。只见韩继信头戴方巾,身著蓝衫,坐在一张太师椅上.身后一排十二具白木棺材。四周一片寂然,除了韩继信之外,再未见其他的人。

  俞小娟示意群豪停留在五丈以外,自己和李寒秋缓步行了上去。

  两人一路行去,一面查看地上的草物泥土。但闻韩继信高声说道:“诸位放心,在下并未在地上布设火药、雷炮。”

  李寒秋冷冷笑一声道:“阁下也不用装模作样了。如是你人手到齐,可以叫他们出来动手了。”韩继信道:“这一战,早经约定,在下自然不会逃避。”

  李寒秋道:“那很好,阁下如有意动手,咱们先分一个生死。其实,别人多属无辜,你为父母,我为亲仇,咱们才是真正的点子,先决生死,可少去一些无谓死亡。”

  韩继信点点,道:“可以。但在下有一要求,阁下如是自忖能够答应,并能使在下相信,在下愿代父一战,以你我生死,决定今日结局。”

  李寒秋道:“我要答允不难,难的是韩兄如何使在下相信?”

  韩继信举手一招,道:“俞姑娘请过来。”

  俞小娟和韩继信相处过一段相当日子,并辔郊游,联袂赏花,对这位才气纵横的少年,私心中早有一份敬慕。

  但那时,她心有所谋,这情意一直深藏内心,纵是她本人,也并不知晓。

  此刻,锋镝相对,生死一搏,那潜伏于心中的情爱,也突然破由而出。

  她似是突然间变得全无气力,缓缓行前两步,茫然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  韩继信道:“劳请姑娘作个见证保人。”目光转注李寒秋,接道:

  “李兄,如是咱们这一战之中,我死于李兄剑下,李兄是否能放过家父呢?”

  李寒秋沉吟了一阵,道:“我不会放过他们,但你不会死。”韩继信道:“如是李兄败了呢?”

  李寒秋道:“我弃剑受戮,任凭处置。”韩继信突然一抬双目,望着俞小娟,道:“俞姑娘有何高见?”

  俞小娟怔了一怔,道:“我……我怎么样啊!”韩继信道:“如若李寒秋能放弃追杀家父之愿,如若俞姑娘能担保我们这一战之后,武林恩恩怨怨,尽化轻烟,在下愿和李寒秋比剑决胜,我死他剑下,算代父偿债……”俞小娟黯然接道:“你不是李兄的对手。”

  韩继信道:“那倒不用姑娘担心。”

  俞小娟道:“我爷爷和各大门派中首脑人物,都巳赶到,我也作不得主。唉!我一个小女孩子家,谁肯听我的话?”

  韩继信突然仰天大笑三声,道:“他们如是真逼我非打不可,鹿死谁手,那也是难说得很。”

  俞小娟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我知道你是好人,但却为父拖累,他们已经走了,你孝心已尽,内心中再无憾咎,你可以走了。”韩继信目光冷峻,四顾了一眼,垂首说道:“血债血偿,善恶有报,在下埋骨于此,也是罪有应得,但姑娘可否退出今日之战呢?”俞小娟道:“我不能,但我可放你离此。”韩继信脸上涌现出肃杀之气,缓缓说道:“那么姑娘请后退几步。”

  这一次,俞小娟极为听话,缓缓向后退了五步。韩继信缓缓伸出右手,取过太师椅下的长剑,站起身子道:

  “李寒秋,家父虽是作恶多端,但七绝魔剑,也不应在世间流传,一个人如是习练了邪恶武功,其为人必受影响。”

  李寒秋肃立不动,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活得很久……’突然间,响起了一声狂吼,疯剑马湘,仗剑直奔过来,冲向韩继信。俞小娟急道:“老前辈,我们还有话说。”

  她忽然间爱情横溢,希望能说服韩继信早些逃离此地.如若等南天一公和各方雄主赶到,自己就作不得主了。

  但闻疯剑马湘大笑道:“不用和他说了,老夫杀了他就是。”

  唰的一声,直向俞小娟劈了过去。他有疯剑之称,行事素来少思考,不分轻重,看俞小娟拦住他的去路,不自禁就攻出一剑。

  俞小娟看他剑势凌厉,被迫得闪向一侧。

  韩继信道:“就算他是好人,但这等疯癫举动,留他何益。”

  长剑一探一挑,一具棺木盖子应手而起。

  但见棺木这中,忽地坐起一个人来,韩继信长剑一指疯剑,低声发出一种奇异怪啸之声。

  棺木中的怪人,忽然间飞跃而起,电光石火一般,扑向疯剑马湘。

  马湘长剑疾探而出,在身上幻起了一片剑影,以阻来势。但那扑击之人,似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竞对幻起于前胸的剑花,视若无睹。只听嗤地一声,马湘的剑势,穿过了击来之人的前胸。

  但那中剑人双掌扬动,五指箕张,仍然抓向马湘。江湖上不少剽悍之人,有着同归于尽的打法,但却从没有过这样不要命的拚法。

  马湘一剑穿透了那人的前胸,但那人的双手五指,却也抓中了马湘的左肋前胸。但闻马湘冷哼一声,长剑一抖,把那中剑人摔出了一丈开外。

  但马湘也突然弃去了长剑,摔倒在地上。俞小娟心中大急,蹲下身子,叫道;“老前辈、老前辈……”

  马湘双目圆睁,望俞小娟,却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只见他身子颤动了一阵,缓缓闭上了双目。

  俞小娟伸手去扶马湘,却听韩继信冷冷说道:“不要动他。”呼的一声,劈了过一掌。

  俞小娟纵身而起,避过一掌,道:“你要和我动手?”

  韩继信冷冷说道:“马湘已中剧毒,你如扶他,也很可能中毒而死。”

  俞小娟想到以那马湘功力的深厚,竟然在片刻中死去,知道他所言非虚,不禁一呆。

  韩继信道:“十二棺木中,有一十二个毒人,全身都为剧毒所浸,只被他们碰中了一下,就可能毒发而亡,今日之战。就是这样一个打法,动手之人,全为玉碎。”

  李寒秋冷笑一声,道:“如若是马老前辈早有防备,也不致为毒人所伤了。”

  韩继信道:“希望两位不要忽略了他们的武功,除了他们全身剧毒之外,他们都有着人所难及的飞扑身法。”

  俞小娟道:“你就是凭仗这十二具棺木中的毒人,和我们一决胜负?”韩继信道:“不错,彼此之间,既无议和之意,只有一决死战了。”

  俞小娟望了李寒秋一眼,道:“李兄为我掠阵,我要试试毒人的飞扑身法。”

  李寒秋一横身,拦住了俞小娟,道:“要试要由在下来试,姑娘请为在下掠阵。”

  韩继信神情冷漠,道:“两位何妨一齐试试。”

  长剑挥动,挑开了两具棺木,但见棺中人影一闪,坐起两人。

  李寒秋道:“姑娘请向后退开,在下先挡一阵。”以那疯剑马湘的武功之高,竟然死于这毒人手下,李寒秋哪里还敢大意?提聚真气,蓄势待敌。

  韩继信并未使用棺木中的毒人立时飞出伤敌,却长剑连挥,又挑开所有的棺木盖子。但见人影连闪,每一具棺木中,都坐起一个人来。

  李寒秋沉声道:“姑娘快些退出,招呼他们用暗青子对付。”

  忽然间,响起了一声佛号,竹林中转出了十二个身披黄色袈裟的僧侣,十二个僧侣一色衣着,看上去特别庄严,每人手中,握着一把戒刀。

  紧接着林中的人影闪动,八个青袍开髯的中年道人,提剑而至。

  这些僧道,正是武林中一向被人尊仰的少林,武当两大门派中人。

  只听那为首僧侣,道:“阿弥陀佛,施主在竹林的埋伏,都已经被南天一公俞老施主率领的几位前辈奇人,下手破除……”

  韩继信道:“有这等事么?”

  那带头僧侣道:“如若林中埋伏未除,老衲如何能够和几位道兄通过?”

  韩继信脸色一变,道:“俞白风现在何处?”

  那带头僧侣笑道:“俞老施主,和本两位长老及武当几位前辈,都已离此而去。”

  但离右首一个中年道人,接道:

  “方秀派出的对各大门派施袭之人,大部就歼,少数遭擒,你林中的埋伏,也被破去,你已毫无仗恃。”

  韩继信冷冷说道:“俞白风那老匹夫……”俞小娟厉声道:“你骂我爷爷,我要打落你一口牙齿。”

  韩继信叹息一声,未再出言。那带队僧侣,接道:“施主恶迹不彰,如若肯弃剑而降,贫僧可保你不受伤亡。”

  韩继信黯然说道:“我如在这林中埋伏一把毒火,使你们全场人无一生还,想不到我一念仁慈,竟落得一败涂地。”

  俞小娟道:“我爷爷武功,强你又何止有十倍,你好像败得不服气?”

  韩继信道:“你爷爷也许武功强过我,但他如和在下斗智……”

  突然一阵朗朗笑声,由林中传了出来,道:“好大的口气。”

  转头看去,只见一个皓首银髯青布长衫的老者,缓步行了出来。

  俞小娟高声叫道:“爷爷……”

  俞白风摇摇头,转向韩继信道:“我想告诉你几件事。”

  韩继信道:“什么事?”

  俞白风道:“谭药师苦心研究配制的毒药,目下已经有了解救之法,方家大院中派出几路人马,大部被我等生擒,赐以解药,除了几个恶名显著的凶徒,押往少林寺囚禁察看之外,都已被释放回家。”

  韩继信道:“这话当真么?”

  俞白风道:“老夫为何骗你?听娟儿说过,你为人尚无恶述,老夫不愿你死于此地。”

  韩继信道:“我有毒人还可作最后一战。”

  俞白风道:“他们也不足恃。”

  韩继信道:“但疯剑马湘被誉三大奇人,却一样死于毒人之手。”

  俞白风神情肃然地说道:“那是他疏然大意所致,你如不信,不妨要他们和老夫试试。”

  韩继信道:“他们动作如电光石火,快速绝伦,老前辈……”俞白风道:“你指挥他们出手吧!”

  韩继信心中暗道:“如能把俞白风伤在毒人手下,可能威震全场,使他们消失再战的勇气。”

  心中念转,长剑一指俞白风,口中发出一阵凄厉的低啸。

  但见人影一闪,两个毒人同时飞起,扑向俞白风。

  俞小娟心中大急,暗道:“这韩继信阴险得很,竟然下令两个毒人合攻我爷爷。”心中对他存留的一份爱意,顿然消退。

  但见俞白风双掌齐出,两个飞扑而来的毒人尚未近身,巳为俞白风掌力震得摔落地下。

  他一击得手,不容韩继信再指示其他毒人出手,飞身接近棺木,双掌连环拍出,九个坐于棺木中的毒人,各中一掌。

  韩继信长剑连拧,口发怪啸。

  但棺木中毒人,尽为俞白风由百佛图中悟出的般若掌力震死,那里还能听命行动。

  韩继信呆了一呆,俞白风已近身侧,点出一指,韩继信举剑封挡,剑势举到一半,穴道已被一股暗劲点中,不自主地弃去长剑。

  俞白风回顾了十二僧人一眼,道,“你们把他押回少林寺,此人无恶迹,还望贵寺方丈能够从轻发落。”

  十二僧人应了一声,带起韩继信自回嵩山而去。

  俞白风下令群豪,火焚十二毒人,命群豪各自归去。场中只余下娟儿、苹儿和李寒秋、雷飞等四人,才对李寒秋道:“令师是好人,但他剑法太毒,身遭死报,这也许是天意。”

  李寒秋道:“晚辈明白。”

  俞白风道:“那很好,方秀、韩涛善后,老夫为之处理,关于你们私人间一些恩怨,老夫不便多管了……”语声一顿道:“娟儿,三日后,你回家见我。”也不待娟儿答话,转身一跃数丈,隐入竹林不见.俞白风刚去不久,君中凤右手执剑,押着方秀、韩涛,由林中转出,左手抱着父母的灵牌。江南二侠,双手被捆,身上作痕累累,似是吃了不少苦头。

  君中凤一身孝服,缓步行到李寒秋身前,道:“李兄,我替你生擒了方秀、韩涛,希望你能遵守诺言。”李寒秋道:“我明白……”缓缓举起长剑一挥,方秀、韩涛两颗人头,飞滚出一丈开外,血冒三尺,尸体倒地。

  雷飞重重咳了一声,道:“君姑娘,你……”

  君中凤道:“不要替他说情,他要替父母报仇,难道我爹我娘,都是白死了么?”

  李寒秋道:“君姑娘说的是,在下欠姑娘数番救命之情,应该是以命相偿。”.

  只见俞小娟双目眨动,闪动着智慧之光,忽然拔剑向君中凤刺去,口中道:“如果你死了,那就没人再杀李寒秋了。”

  李寒秋大吃一惊,道:“俞姑娘。”右臂一伸,横向剑上拦去。

  俞小娟剑光一闪,齐肘间,斩下了李寒秋的右臂,口中却失声叫道:“她要杀你,你还帮她。”还剑入鞘,转头疾奔而去。

  这一下变出意外,场中人脸上,都不禁大变,望着俞小娟的去向出神。

  李寒秋左手抱着断臂,盘坐地上,运气止血。

  苹儿却蹲下身子,捡起了李寒秋断去的小臂,黠然垂泪。

  雷飞沉思了一阵,忽有所悟,暗施传音之术,道:“苹姑娘,如若你不愿让李寒秋死,那就跟我一齐走。”

  苹儿心中还未会过意,雷飞已大声说道:“这李寒秋逼死人家父母,咱们不用管这闲事。”一拉苹儿。转身大步而去,片刻间,走得踪影全无。

  君中凤目者三人去远,缓缓蹲下身子,道:“很痛么?”

  李寒秋苦笑一下道:“姑娘放心,在下会留着这条命,任凭姑娘宰割。”君中凤道:“唉!算啦!逼死我父母的,是右手之剑,如今连右手都没有啦!也算我报了仇。何况,我爹爹作恶半生,受报也是应该。”

  取出绢帕、药粉,替李寒秋敷伤,接道:“走!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养伤。”扶着李寒秋向前行去。

  走约里许,突然停下脚步,道:“我中计了……”

  李寒秋茫然道:“中了什么计啊?”

  君中凤道:“俞小娟欠你得多,这一剑还了你的情。”脸上泛起忸怩的微笑,扶着李寒秋向前行去……

  全书完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爱你的桥,通往毁灭的牢 亲爱的时先生 主播女装订阅了 爱上纯纯女房客 能力凭租契约 魔帝缠身:神医九小姐 重生六零甜丫头 超级角色球员 回巢:收服王爷三十六计 葬鬼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