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凤|第六十回 群豪诛元凶

推荐阅读:、军门霸爱:溺宠千金妻 蛊镇 异世药王 每天都想撒狗粮[娱乐圈] 我的影子是食神 我的道士生涯 权宦 童养媳的春天 等一个人咖啡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
  只见他向前踢出的一脚,踏落实地,人也向前行了一步。

  金奇大喝一声,侧身攻出了一掌。

  崔五峰右手一抬,硬接了金奇一掌。

  金奇闷哼一声,向后退了五步。

  左手抱住右腕,满脸痛苦之色。

  敢情这一掌,竟然把金奇的右腕震断。

  崔五峰直欺而上,显然已准备借机杀死金奇。

  雷飞龙及时而上,直捣一拳,击向崔五峰前胸。

  崔五峰冷哼一声,也挥拳迎了上去,完全是硬碰硬的打法。

  雷飞龙一咬牙,运集了全身功力,迎击上去。

  但闻蓬然一击,双拳接实。

  有如击在坚硬的金石之上一样,崔五峰感觉到心头一震,付道:这雷飞龙的功力,决不在金奇之下。

  至于雷飞龙,更是吃足了苦头,但觉骨疼如裂,右手已经无法再行握拳。

  崔五峰纵声大笑,道:“你们哪一个还有和在下一搏之勇!”

  劳燕飞大步行了过来,道:“我来领教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劳老三,昔年你非我敌,现在更非我敌。”

  展翼也行了过来,接道:“劳前辈,咱们不能和他硬拚,最好是联手对付他。”

  申三娘已放下了白玉莲行了过来。

  三个人,分站了三个方位,把崔五峰围了起来。

  古如梅缓缓行了过来,道:“展翼,要不要我帮忙?”

  崔五峰一皱眉头,道:“古夫人,最好劝住你的女儿,别让她淌这次混水。”

  古夫人笑一笑,道:“你准备和老身谈谈了?”

  崔五峰道:“好!夫人要什么,只管请说。”

  古夫人道:“如梅,听到没有,崔总寨主开价了,你……”

  古如梅接道:“娘!你、大姐、三妹、三个人,就够了,我似乎是用不着参加了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老实说,加上二姑娘一个人,崔某人并不放在’心上.但如在下失手伤了姑娘,令堂岂不会出手。”

  古如梅道:“不!只要你和我娘谈好了条件,他们能相信你,就不会出手了。”

  古夫人道:“对!崔五峰,问题在,你要我们如何相信你?”

  这时,少林、武当,及各大门派与会的人,都围了上来,但他们目睹南堡、北寨和崔五峰对掌的结果,心中都已有数,自己思忖,纵然出手,也无法是对方敌手。

  申三娘道:“崔五峰你自信能够胜我们三人联手么?”

  崔五峰道:“能!我唯所顾虑的,就是玉莲那个丫头,所以那丫头死定了,当今之世,已无我心存顾忌的人,你如是识时务,带着保元去吧!”

  申三娘道:“你是说我们在场之人,一起联手,也不是你的敌手?”

  崔五峰望了古夫人一眼,道:“我没有么狂妄,不过,就算你们一起出手,也无法困得住我。”

  申三娘道:“崔五峰,你听着,我不是要为死去的丈夫报仇,但公理不容污衅,正邪难以并存,就算我们明知非敌,也要放手一战。”

  崔五峰冷笑一声,道:“既是你找死,在下倒也只有成全了。”

  右手一抬,直推过去。

  他强猛的掌力,实已到了无坚不摧之境。

  申三娘没有退让,右手抬起,纤纤玉指迎向崔五峰的掌心点去。

  展翼侧身而上,一掌拍向崔五峰左肩。

  古如梅右指遥指,一道黑色的光影,直飞过去。

  铁线蛇,古氏家族中特有的兵刃。

  崔五峰冷哼一声,甩肩转身,一下子避开了展翼的掌攻,和申三娘的指点,左手一探,硬向蛇头抓去。

  古如梅右手微挫,铁线蛇突然缩了回去。

  只是一照顾,已使人有险象环生的感觉。

  崔五峰身子一转,突然疾进二步,冲向了申三娘。

  显然,崔五峰准备先打倒一个人,再行对付第二个。

  他!选择了申三娘。

  展翼身躯飘动,一个大拗步,人已到崔五峰身后。

  右掌伸出,印向崔五峰的后背要害。

  古如梅、劳燕飞,还未来得及出手,场中已经有了变化。

  申三娘发觉了崔五峰攻来的情势中,笼罩了左右的闪避之路。

  这是存心要迫逼申三娘还手,作一招硬拚。

  申三娘没有使他失望,果然是举掌对了过去。

  蓬然轻响声中,四掌接实,右手拒敌申三娘,左手对着展翼,形成了一个僵持之局。

  崔五峰的力量分散,使得展翼和申三娘,都能随这分散的压力。

  展翼和申三娘突然间加强了内力,暗劲绵绵的攻了出去。

  这就逼使得崔五峰不得不运集了内力拒敌。

  劳燕飞突然侧身而上,一掌劈向崔五峰的背心之上。

  他们昔年是结义金兰之交,情同骨肉,也正因如此,劳燕飞对崔五峰也特别的了解,知道他阴险、恶毒。

  崔五峰虽然力拒两大高手,暗较内劲,但他仍然感受身后的掌风袭人,微微一蹲身躯,用右肩迎向劳燕飞的掌势。

  他目未回顾,但却取位很准。

  但闻蓬然一声,劳燕飞一掌正击在崔五峰的右肩之上。

  崔五峰双掌突然一收,身子一矮,向后退去。

  展翼和申三娘同时感觉到一股吸引之力,引动了两人的掌势,向一起撞去。

  幸好,申三娘和展翼都还未用尽全力,及时收住了掌势。

  就是这一瞬之间,崔五峰已争取到杀人的时间,耳际间响起了劳燕飞的惨叫之声。

  转头看去,只见劳燕飞口鼻之间,全都涌出了鲜血。

  展翼呆住了,想不到,崔五峰的武功造诣,竟然已到了如此高明的境界。

  这样短短的时间,杀了一个第一流的高手。

  申三娘神情严肃,缓缓说道:“好!崔五峰,你够狠,害死了老大,击毙了老三。”

  崔五峰冷冷说道:“我已经警告过你们,但你们不肯听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。”

  申三娘冷笑一声,道:“最好,你把我也杀了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如果你不肯听从在下的奉劝,这也很难说。”

  古如梅突然出手,铁线蛇有那一道黑芒,直缠过去。

  崔五峰一伸手,竟然把铁线蛇牢牢抓住。

  蛇口张开,向崔五峰的右腕之上咬去。

  崔五峰左手一抓,把铁线蛇紧紧的握住,双手一揉,竟然把铁线蛇给牢牢的抓住。

  古如梅冷笑一声,右手一挥,一掌拍去。

  崔五峰疾快的向后退了两步,大喝一声,用力向前一拖,竟然把铁线蛇给带了过来。

  他神力无穷,这一全力施为,古如梅自非其敌。

  整个人,被崔五峰向前拖去。如若不适时放手,势必被连人拖了过去。

  那铁线蛇长有六尺,韧力极强,崔五峰虽然把蛇身扯长了数尺之多,但蛇身并未断去。

  古如梅口中发出了一声怪啸。

  铁线蛇突然一收身尾,缠在了崔五峰的右臂之上。

  崔五峰双手中执着蛇身的一半,但另一半却缠在了崔五峰的手臂之上。

  申三娘侧身而上,掌指并施,攻向了崔五峰。

  崔五峰单掌拒敌,挡住了申三娘的攻势。

  此人,实有着过人的武功,一掌拒敌,竟使申三娘无法攻入。古如梅吁一口气,道:“展翼,现在,是咱们杀他的时候了。”

  当先向前冲了上去。

  展翼道:“好!杀了他,再清除崔家坞。”

  双掌摇动,攻了上去。

  铁线蛇,紧紧的缠在了崔五峰的手臂之上。

  所以,他只能用一只手掌拒敌。

  但双脚补助了他的掌势威力。

  这个人的武功,实在高强,一手双足,抵挡住三大高手的围攻。

  这是一场很激烈的搏斗,也看出来了崔五峰的武功。

  这凌厉万分的搏杀,生死在一发之间。

  展翼一连攻出了数十招之后,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好厉害的崔五峰。”

  崔五峰冷冷说道:“展翼,今天让你们开开眼界了。”

  古如梅疾攻了两掌,道:“大姐,三妹,你们要不要帮忙?”

  古如萍道:“不帮。”

  古如兰道:“二姐,这件事,要娘决定了。”

  古夫人笑一笑,道:“如梅,娘实在看不出,在这一场搏杀中,我们该帮助那一个?”

  崔五峰道:“应该帮助我,我有无穷的财富,如山黄金,只有我,才能使一个人,在片刻之间,由赤贫,成为富豪。”

  古夫人淡淡一笑,道:“金银财富,都是身外之物,老身觉着,绝对不会因为你崔总寨主的死活,而使他改变……”

  崔五峰对开了申三娘两掌,接道:“只有我,才能支配这笔财富。”

  古夫人道:“如果你很不幸的死了,那些堆积如山的黄金,会不会被你带到阴曹地府之中呢?”

  崔五峰道:“夫人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古夫人笑道:“千百年来,那些黄金、财富,不知道换过了多少的主人,但人生在世,却又勘不破它,合力去争取、拥有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老夫人,你究竟要如何,可以决定了。”

  古夫人道:“我是在说明,取得那些无穷财富的方法,有两种,一种是你给我,另一种我们自己去取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古夫人道:“你如是不幸战死此地,那些黄金已成无主之物,谁都能取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对!黄金人人想要,不过要有很大的实力,才能取得。”

  古夫人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所以,我一直犹豫不决。”

  展翼借两人交谈之机,突然掌势一变,利用了申三娘、古如梅对挡住了崔五峰的掌势,突然一掌拍向崔五峰后背要穴。

  崔五峰在极端凶险之下,仍然避开了要害。

  用左肩承接下一掌。

  他自恃有罡气护身,所以,不畏掌势。

  但展翼这一击,却使得崔五峰左肩冒出了一股鲜血。

  原来,不知何时,展翼已经在手中,扣了一把短刀。

  锋利的短刀。

  用强大的内劲,集中于刀锋一点之上,一下子刺入了崔五峰左肩。

  刀势深入,直没及柄。

  但展翼也被罡气反弹之力,震伤了内腑,一连向后退了五步之后,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  申三娘疾攻两掌,逼住了崔五峰。

  古如梅却一侧身,由崔五峰身侧滑了过去,伸手扶住了展翼,道:“你!伤得怎么样?”

  展翼道:“总该有一个人,要受这些痛苦,而且,范围很狭小,不是你我,就是申三娘。”

  这时,申三娘和崔五峰的搏杀,也暂时停了下来。

  但申三娘一直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崔五峰。

  刀插在崔五峰的左肩上。

  刀伤处冒射的鲜血,也停了下来。崔五峰双目中泛动着怒火,冷冷道:“展翼,你好卑鄙。”

  展翼道:“崔五峰,你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展翼,我要杀你,只有杀了你,才能消除我心中之恨。”

  展翼道:“杀我,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  申三娘道:“崔五峰,想杀展翼,先杀我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哦!”

  申三娘道:“崔五峰,你还有什么过人的本领,可以用出来了。”

  古如梅突然发出一声怪啸。

  那毒蛇突然一挣动,张口咬了崔五峰的左腕。

  崔五峰闪避不及,竟被一口咬个正着。

  铁线蛇口齿尖厉,一下子,崔五峰竟被它咬入了肉中。

  崔五峰脸色一变,肃立未动。

  他并没有立刻挣扎,大出了人之常情。

  古如梅道:“你很沉着,不过,我可以告诉你,那铁线蛇口中之毒,可以立刻致命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我感觉得到。”

  古如梅道:“你现在,至少还该有另一种感觉,你已经从江湖上高高在上的宝座上跌下来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哦!”

  突然吐气出声,挥臂一挣。

  坚硬如铁的铁线蛇,竟然生生被震作两断。

  蛇身虽然断去,但它咬在手臂上的蛇头仍然紧咬不放。

  崔五峰右手食中二指,暗运内劲,捏开了蛇头,缓缓丢在地上,望望左臂上的伤势,道:“古如梅,你还有比铁线蛇更坚牢的蛇么?”

  古如梅呆呆的望着崔五峰,神情之间,似乎是还有些不太相信。

  展翼吁一口气,道:“崔五峰,毒性发作了没有?”

  崔五峰道:“铁线蛇咬人立刻致死,但在下,现在却是好好的。”

  古如梅道:“应该发作的时候了,你为什么竟然没有事呢?”

  崔五峰道:“你一定要知道么?”

  古如梅道:“铁线蛇的口下,从无不死之人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现在,你就看到了一个人,他中了铁线蛇毒,但却平安无事。”

  古如梅道:“你真的没有事?”

  崔五峰道:“你不是看得很清楚么?”突然冷笑一声,直向古如梅冲了过去。

  在冲向古如梅的同时,发出了一掌,击向展翼,像闪电一般的快速。

  那一掌,用心不在伤人,而在阻止展翼的施援。

  果然,展翼已经准备行动,但却被那一掌,生生给挡住。

  紧接着,响起了古如梅的惨叫之声,古如梅倒了下去。

  没有入看清楚,古如梅是受了什么样子的伤。

  也没有人想到,一个肩上中刀,被毁了护身罡气的人,仍有如此强大的力量。

  申三娘疾快的冲了上去,拍出一掌。

  崔五峰忽然间,向后退去,退出了七八步远,避开了申三娘的、掌势。

  申三娘一掌落空,回头望去,只见古如梅面色灰白,直挺挺的躺在地上。

  展翼蹲下身子,伸手摸去,竟然早已气绝而逝。

  古夫人冷冷说道:“她死了?”

  展翼点点头。古如梅全身不见伤势,而且,口鼻之内,也没有血迹出现。

  连展翼、古夫人这等高手,都瞧不出来,古如梅死在什么武功之下。

  崔五峰肃然而立,静站不动。展翼冷冷说道:“崔五峰,你用什么武功杀了她?”

  崔五峰只冷冷的望了展翼一眼,道:“你自己为什么不会看。”

  展翼心中一动,道:“夫人小心,他练的是一种很特殊的武功。”

  申三娘心中亦有警觉,吸一口气,向后退了三步。

  展翼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崔五峰,你不畏蛇毒,想是早已服用过什么药物了?”

  崔五峰目光一掠申三娘,道:“夫人,这是一种武功,一种很特殊的武功。”

  申三娘道:“不错,只是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武功?”

  展翼道:“不论什么武功,但却是一种很阴毒的武功。”

  申三娘道:“只可惜,咱们竟然认不出这一门武功。”

  古夫人缓步行了过来,道:“崔五峰,你用的什么手法,杀了我的女儿?”崔五峰突然飞身而起,掌拍古夫人。古夫人早已有了戒备,右掌一挥,拍了出去。

  但闻蓬然一声,古夫人一掌,正拍在崔五峰的身上。

  崔五峰人承受一掌,但也只是微微一阻向前冲进之势。

  古夫人迅速的向一侧闪去。

  古如梅的无声无息的死亡,使得古夫人也有很大的警觉,所以,在拍出一掌之后,立刻向旁侧闪去。

  古夫人一跃八尺。但她脚落实地之后,立刻就有了一种不适的感觉。

  一股寒意,由心底直冒上来。

  崔五峰冷笑一声,道:“古夫人,你怎么回去了?”

  古夫人冷冷说道:“你用的什么武功?”

  崔五峰道:“夫人打了在下一掌,在下连手也未还呢?”

  古如兰吃了一惊,道:“娘!你怎么样了?”

  古夫人道:“我觉着身上很冷,很冷。”

  展翼道:“冰魄气功。”

  崔五峰冷冷一笑,道:“还是你展翼知道的多。”

  展翼叹息一声道:“崔五峰,你这人实在是一代枭雄之才,只可惜,没有用于正途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夸奖,夸奖。”

  展翼淡淡一笑道:“崔五峰,纵然你确有惊人的武功,但今日之局,你也一样无法逃过这次劫难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哦!”

  展翼道:“阁下,别忘了你中了铁线蛇毒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铁线蛇毒,如若能够伤了我,我现在早已气绝多时了。”

  展翼道:“崔五峰,过去,我也为此惊异,现在我明白了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你明白什么了。”

  展翼道:“我明白冰魄气功,有一种特殊的功能,那就是可以逼毒,止血,但那并不是说明了,你身上的毒性,已然消除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我自信有足够的能力,可以维持到杀完你们所有的人,再行离开。”

  展翼道:“崔五峰,你的机会不大,我们会用车轮大战对付你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试试看吧。”忽然扬手一掌,拍了过去。展翼右掌抬起,迎了上去。

  但当双掌将要触接之时,突然一侧身,收了掌势。

  但崔五峰却是准备全力一拚,所以眼看展翼的掌势迎上来,突然又加了三成劲力。

  他却万万没有想到,展翼会在双掌将要触接之时,突然会把掌势收住,身躯让开。

  这使得崔五峰一击落空,身不由主的向前一撞。

  就借他身子一倾之势,展翼已然一个大转身,绕到了他的身后,一掌拍了出去。

  展翼的武功,也许不如崔五峰,但他采用的机智,绝对不在

  崔五峰之下。

  崔五峰忽然抬起右脚,向后踢来。

  他似是自知想避过展翼这一掌,不太容易,所以,索性不避,反腿一脚,准备来一个同归于尽。

  展翼一侧身,避开了要害,掌力一吐.击中在崔五峰的后背之上。

  这是展翼凝聚全身功力的一击,掌势雄浑无匹。

  崔五峰被打的向前奔行了五步。但展翼也被这一脚,踢得向后退了五六步远。

  展翼跌坐地上,脸上是一片痛苦之色。但他忍住了,没有发出一声呻吟。

  崔五峰没有栽倒,但却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,展翼轻轻吁一口气,缓缓站起了身子。

  申三娘一横身,挡住了崔五峰的身前,道:“崔五峰,来,咱们可以动手了。”

  古夫人大步行了过来,道:“夫人,这一阵让给老身如何,如梅尸首未寒,我要替她报仇。”

  申三娘点点头,道:“好!夫人请吧。”

  古夫人踏前一步,道:“崔五峰,古氏家族和你们崔家坞一样,都不是君子人物,做事一向讲求效率。”

  崔五峰冷笑一声道:“你认为我一定会败了?”

  古夫人道:“试试看吧!”手中拐杖一抬,横里扫去。

  崔五峰突然间,变得很倔强,右手一伸,硬向那拐杖上抓去。

  古夫人手上加力,拐势更为劲疾。但闻蓬然一声,一拐杖击入了崔五峰的右掌之中。

  崔五峰虽然抓住了拐杖,但掌心之上,却受到了强力的袭击。

  轻轻吁一口气,整个人,被震的向后退了二步。但他仍然把拐杖抓住。

  古夫人用力一夺,竟然没有给夺回来。崔五峰虽然连受重伤,但他的神力未失。

  古如萍突然大喝一声,一躬身,有如一只怒矢般,直射过来。

  崔五峰道:“找死。”迎头一掌,拍了过去。

  但见他拍出的掌心,形如一片金黄之色,用的竟是断金手。

  古夫人大声叫道:“孩子,快些回来。”

  晚了,晚了。古如萍去势怒矢,崔五峰的掌势,也来如惊鸿。

  但闻蓬然一声,崔五峰的掌势,击在了古如萍的头上。古如萍闷哼了一声,倒了下去。

  崔五峰也被这强猛的冲击之势,震的向后退出七八尺远。

  古夫人三个女儿之中,对这位大女儿最为疼爱。

  目睹惨局,心中惊痛莫名,不禁一呆,手中的拐杖,也同时松去。

  崔五峰的断金手,究竟是非常的武功。

  古如萍的铁头功,究竟不是断金手之敌。这一次硬撞,震坏大脑,立刻死去。

  但崔五峰也被这强猛绝伦的一击,给撞得心头一震,血翻气涌,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  古夫人大喝道:“崔五峰,你连杀了我两个女儿,老娘跟你拚了。”叫声中,扑了上去。

  崔五峰手中仍然握著拐杖,扬起一杖击下。

  古夫人急怒攻心,竟然伸手去抓,拐势正击在了古夫人的手腕之上。

  她的武功自然无法和崔五峰相比。拐杖过处,击断了古夫人的右腕。

  崔五峰杀性已起,借古夫人断腕之疼,右手一抬,击在了古夫人的前胸。

  断金手可以断金,势道是何等凌厉,这一击,印中前胸,古夫人立刻内脏碎裂,倒了下去,一掌毙命。霎时间,古氏家族三大主脑,全都死在了崔五峰的手下。

  神秘的古氏家族,大半解体,只余下一个古如兰。

  严格点说,古如兰因下嫁崔五峰,已经脱离了古氏家族很久。

  对古氏家族的神秘,她已经知道的并不多。

  此刻景象,使得古如兰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。

  崔五峰连毙了三人之后,也有着一种吃力的感觉。

  冰魄气功,似乎已无法再压制他满身的创伤。

  肩上的伤口,已开始向外流血。他的心脏,也受到了剧烈的震动。

  古如兰满含着泪水,冷冷的说道:“崔五峰,你好狠,好辣的手段。”

  崔五峰强撑着,不让倦态和疲累,透现出来,缓缓说道:“她们找来,怎怪得了我。”

  古如兰道:“我要替她们报仇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古氏家族,还余你一个,我希望你能多想想。”

  古如兰道:“想什么了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想想你的机会,能有多少。”

  古如兰道:“我娘,我姐姐,都死在你的手下,我独生人间,还有什么味道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好,你一定找死,我只好全成你了。”

  古如兰缓缓向崔五峰逼去。

  这位风流的少妇,似乎是已下定了必死决心。

  她运集了全身的功力,不慌不忙的向前行去。

  脸色是一片严肃。

  展翼突然叫道:“古如兰,停下来了。”

  古如兰停下脚步,很平静的笑一笑,道:“展翼,古氏家族的人,虽然死在崔五峰的手中,但却是受你之累,我二姐,为你而死,如若她不死,我娘也不会和崔五峰动手,大姐也不会情急拚命。”

  展翼道:“我知道,所以,我才阻止你。”缓步走近了古如兰,接道:“如兰姑娘,古氏家族,自闭于一座宅院之中,江湖上。对他们的认识不多,传为神秘世家,但这一场关系武林命运的搏斗之中,贵家族出力最多。”

  古如兰道:“哦!”

  展翼道:“姑娘,请后退一步吧!”

  举步向前行去。

  崔五峰冷冷说道:“你准备和我动手?”

  展翼道:“对!而且是一场生死之搏。”

  崔五峰点点头,道:“展翼,你看了眼下的形势没有?”

  展翼道:“什么形势?”

  崔五峰道:“全场中人,能够和我动手一搏的,已经没有几个人了。”

  展翼道:“至少,我还没有死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所以,你有个很好的机会。”

  展翼道:“哦!”

  崔五峰道:“我们两个,如若肯合作,还可以掌握天下。”

  展翼道:“合作……”

  崔五峰道:“对!目下能够动手的,只有一个申三娘……”

  雷飞龙和金奇同声接道:“我们还可再战。”

  崔五峰道:“败军之将,不足以言勇。”

  雷飞龙笑一笑道:“要拚命么?至少咱们还有大半条命在。”

  金奇道:“我不过伤了一只手腕。”

  此时展翼运足功力,呼的一拳,直捣过去。

  两个人,展开了一场激烈绝伦的搏杀。

  崔五峰的武功,实在强过展翼三分,但内外伤势,都很惨重,打过了五十招之后,人已不支。

  搏杀中,突闻得展翼一声大笑,一拳击中了崔五峰的前胸。

  这一拳势道极重,实是展翼毕生的功力所至。

  崔五峰身子摇了几摇,似要倒下。

  但他仍然站稳了。

  申三娘欺身而上,一剑刺出。

  崔五峰护身罡气已破,冰魄气功,也因内外创伤,不能提聚真气,无法闪避,剑由后背,直透前胸。

  这致命的一击,使崔五峰由迷梦中醒了过来。

  可惜太晚了。身子摇颤了一下,道:“好艰苦的一战。”

  展翼举步行近崔五峰。

  闭目躺在地上的崔五峰,在展翼近身时,突然一跃而起。

  呼的一掌,直劈了过来。

  展翼万万没有想到,崔五峰还有能作此强猛的一击,举起左臂一挡。

  回光返照,死前一击,用尽了崔五峰最后一点元气。但也击碎了展翼肘间的关节骨骼。展翼抱臂而退,面色惨白。

  崔五峰又倒了下去,口鼻间,都涌出了鲜血。

  雷飞龙、金奇、申三娘,都围了过来,道:“展少兄,你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  展翼道:“要不了命,至多,断去这一条左臂。”

  雷飞龙道:“我的接骨手法……”

  展翼接道:“我关节骨骼碎了,只怕无法再续。”

  目光转到申三娘的身上,道:“元凶虽已伏诛,但余孽未除,莫奇和那些幽灵杀手,虽然难成大气候,但也决不可留。”

  申三娘点点头。

  展翼目光转到雷飞龙和金奇的身上,道:“崔五峰伏诛之后,北寨、南堡,很可能恢复旧观,所以,我希望两位能输诚合作,连同少林、武当等各大门派,维持江湖上的安宁。”

  雷飞龙道:“本派中一批人手,已经赶到,而且,各大门派,都愿合作,清除余孽,不致再劳动你展少侠,你休息一下吧!”展翼笑一笑,目光转到申三娘,道:“夫人,白姑娘的伤势如何?”

  申三娘道:“已渐好转,解药在崔五峰的身上,只要药物对症,立刻可以恢复。”

  展翼道:“对付幽灵杀手,最好由她主持,代我向她致意。”转身向外行去。

  雷飞龙道:“展少兄,你准备到哪里去。”

  展翼摇摇头,道:“我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,他们囚禁我很多年,却暗中使我的武功,在不知不觉中增进了很多,他们囚禁我,也是成全我,总算报答了他们,现在,我心愿已了,不想再留中原了。”

  金奇道:“不留中原,你要到哪里去?”

  展翼道:“不知道,也许我会到西天竺雷音寺走一趟。”

  雷飞龙道:“那是西方魔教的总坛啊?”

  展翼道:“能到魔教地方瞧瞧,也可一开眼界。”

  申三娘道:“他究竟要到哪里去?”

  古如兰道:“我知道。”

  申三娘道:“你知道?”

  古如兰道:“对!他去找花凤,没有一个男人会忘了她。”

  金奇道:“不会,他已经把花凤还给了唐琳。”

  申三娘点点头,道:“由他去吧!以后,总会再见到他的。”

  目光一掠古如兰道:“兰姑娘,你呢?”

  古如兰道:“我帮你们对付了莫奇和幽灵杀手之后,就解散崔家坞,唉!我会把那些堆积如山的黄金,一分散给需要的人,古氏家族,以后,永不会再为害江湖了。”

  金奇道:“多谢姑娘了。”

  展翼去了,元凶已经伏诛,余下的清剿余孽,自由各大门派的人来负责。

  两日夜的搏杀,崔家坞整个肃清了。各大门派,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。

  白玉莲清醒之后,听到了展翼离去的消息,也悄然而去。

  临去时,留下了一封信说,她要再粗研剑术,江湖上再有需要的时候,她会再出来。

  没有人知晓花凤到哪里去了,也没有人再见过展翼和白玉莲。

  但北寨和南堡却重振声威,雷飞龙和金奇,也成了真正的好友。

  申三娘和古如兰留在崔家坞,继续开采金矿,开出的黄金,却成了那时代中最大的赈灾力量。

  (全书完)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独家宠婚:最强腹黑夫妻 全身都是福[星际] 东邪大传 极品全能相师 我不介意你慢动作[快穿] 长安乱 快穿之苏爽人生 刁悍妃子御强夫 唯武巅峰 绝品透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