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顶记|第二十三章 圣喜

推荐阅读:、给我权利抱紧你 重回七零小悍妻 独战天涯 麻辣教师GTO之颠覆北海道 亿万总裁缠绵爱 星舞九神 扛枪的巨星 田园娇宠:神医丑媳山里汉 抱影却无眠 听说你是重生的
  六日已过。

  左仲仪、丁幻、墨瑛已抵福州。

  墨瑛虽曾至中原。然那已是童年情景,此时瞧来,处处透着新鲜,左仲仪有意撮合,遂令丁幻陪着墨瑛四处逛逛,准备办年货添衣物好过年,毕竟只剩刘光霞解毒一事,毋需再劳丁幻帮忙。

  丁幻当然窃喜,遂带着墨瑛离去,小俩口经过十余日交往,已感情交融,说笑常欢,倒让左仲仪放心不少,然想及刘光霞,心绪仍紧,取了方向,直往福禄巷,金雅堂行去。

  左仲仪前往苗疆取药,一趟下来已耗去二十余日,等得青逸飞、刘吞金穷慌张,毕竟身入险地,未曾回讯,实让人焦心。

  刘吞金原想若一月未返,即亲自前往苗疆走一遭,谁知喜讯竟然传至,左仲仪乍现中门,刘吞金激情迎接,急道:“可找到药方?!阿霞有救么?”

  左仲仪笑道:“得救了,药方已到,快快去准备几坛陈年老酒!”

  刘吞金道:“要以酒引药?”

  左仲仪笑道:“不错。”

  刘吞金喜道:“行!”登往西院酒窟掠去。

  左仲仪则往后院行去,穿过回廊、花道、桂林,终至金玉轩,已见得青逸飞陪着刘光霞玩及扑彩蝶游戏。已近冬季,根本无蝶,两人却耍得见模见样。

  忽见心上人回来,青逸飞终嘘喘大气:“总算见了人,再不回来,我可要变成家家酒女王了!”

  左仲仪歉声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刘光霞突见爱人,欣喜飞奔过来,笑道:“仪哥哥你去哪?蝴蝶都到哪去?快帮我找出来!……”

  左仲仪笑道:“天上去了!”未等地回话,一指将其点昏。

  青逸飞吓着,赶忙扶来:“你怎忍心弄倒她?!”

  左仲仪道:“你不嫌累?怎不让她休息?”

  青逸飞道:“睡久了也不好……,不管啦,药方可带回?”

  左仲仪笑道:“说出来准笑死你。”

  青逸飞眉头一跳:“啥秘方?!”

  左仲仪道:“姜酒一大坛,让她醉上一夜,毒性自解!”

  青逸飞诧道:“当真?!”

  左仲仪道:“当真。”

  青逸飞终自我解嘲笑起:“早知如此,也不必受此折磨!也罢,天注定,躲也躲不了!”

  忽见刘吞金抱着两大坛陈年女儿红奔来,笑道:“女儿红到,嫁女儿啦!”话中有话,喊来甚爽心。

  左仲仪故做不知,要青逸飞将刘光霞扶进轩房,不想让刘吞金发现美酒可解毒,故意弄些人-、甘草之类无伤大雅药粉予刘光霞服下,随即接过女儿红,除去封泥,一劲儿往其嘴中倒去,刘光霞虽昏倒,在催迫下仍咕嘟咕嘟吞饮不断。

  刹那间吞掉大坛酒,瞧得刘吞金直皱眉头:“药引要那么多酒?”

  左仲仪笑道:“说不定另一坛仍得用着。”

  刘吞金干笑道:“只要有效,多几坛也得灌……”

  三人瞧着刘光霞脸容变化,其实瞧习惯后,刘光霞并非丑得天地难容,其亦眉清目秀,鼻梁悬挺,上半脸瞧来仍佳,唯那血盆暴牙一摆,确是破坏美感。

  左仲仪忽有奇想,哪天把她那副暴在嘴唇外头之牙齿给拔下几颗,然后校正为常人状,说不定变成性感美姑娘呢?

  经此幻想下,越瞧越是顺眼,左仲仪但觉有机会倒可试试。

  忽见刘光霞脸面渐渐飞红,似在梦呓,左仲仪这才伸指解其穴道,刘光霞恢复知觉,张开眼睛乍见左仲仪,诧道:“是你?!”

  左仲仪干窘一笑:“是我……”

  刘光霞急于退缩,然却被青逸飞接住,急道:“刘姑娘别怕,左大哥在替你解毒,待会即好。”

  刘光霞怔道:“我中毒?我真的中毒?!”突地呵呵笑起:“中毒竟然那么舒服!”

  想舞想飞似地手舞足蹈,随又觉得受制于人,挣扎喝道:“不要抓住我,让我走啊!”

  突地悲从中来抱头痛泣,复又吵吵闹闹,弄得众人不知她是否已清醒,亦或醉酒,耍起酒疯。

  刘吞金瞧来甚是不忍,道:“霞儿忍住,待你痊愈就可嫁给左仲仪,他答应娶你啦!”

  刘光霞斥道:“我不嫁,谁都不嫁!”抱头又哭。

  左仲仪轻轻一叹,抚其秀发:“不管如何,坚强点,先挨过这关再说。”

  刘光霞泣道:“我不要听,走开,通通走开,不要靠近我”至此三人已觉她非发酒疯,恐已苏醒。

  刘吞金亦喜亦忧,喜者女儿已恢复正常,忧者她脾气硬,届时若真的不嫁,岂非又坏好事,闷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
  左仲仪只能轻叹,对方的确受尽委屈,岂是一场悲泣即可舒解,且此错误却是自己所造成,自责不已。

  青逸飞暗叹,道:“你俩暂时回避,我来劝劝她。”

  两男知趣,回避外头去了。

  刘光霞仍泣声不断:“你也走开,我不想见任何人!我是丑八怪,扫帚星,不要理我……”

  青逸飞道:“你一点也不丑……”

  刘光霞斥道:“胡说!你走你走!”

  青逸飞但觉失言,毕竟她已自认丑相,此时说她美,反而是讽刺,得尽量避提此类字眼,心念转处,叹道:“你误会圣爷了,打从火焰岛开始,他即对你有情,后来乃因你爹逼婚,他才反弹,否则早娶了你,也许你会认为那非真爱,而是因恩情而受迫,然又能如何?

  许多感情皆因结合后再慢慢培养出来,圣爷先前可能稍有受迫,但后来却因你的善良而真的喜欢上你,你在上海开店,他也在外头偷偷窥瞧,你落难五仙庙,他拚命把你救出来,你中了迷心散,他亲自深入苗疆为你取药,哪项不是出于自愿?甚至他还亲自向你爹求婚……”

  刘光霞悲切:“不要再说!都是假的,都是假的!”认定自己丑八怪,谁会向她求婚?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首席追爱到底:娇妻别想逃 俏妃逆天记 重生豪门:上校克制点 医者不自持 无道 核血机心 黑色纪元 误成霸道男主的小娇妻 挂剑悬情记 战争与回忆(1941-19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