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石船|第九十一章 恩怨从此消

推荐阅读:、八十年代好种田 道可道 农家俏厨娘 鬼恋侠情 我知道的太多了 落入掌中 先结婚,再算账 女神恋爱季[快穿] 洪荒之冥河问道 鬼女修仙
  话音一落,五人同时下楼而去!

  这已是萧梦梅约定的第十天正午!

  泰山日观峰的“石船谷”里,聚集了百多名当代武林的第一流高手!

  就在那“石船”前面十丈远近,摆下了足足有廿桌酒宴!不过,每一桌都未曾坐满八人而已!

  廿桌酒宴,摆成了个半圆形!

  半圆的中央一桌,只坐了史太君、过晓梅、卜窥宇、李化雨、萧梦梅、伍仇六个人!

  左侧的四桌,是“长山七魔”中的几位,蟠龙谷的五绝,“金面天尊”金如幻,积石山主夫妇等九人。

  右侧的四席,则是坐的十二门派的掌门和十君子后人,每桌是六位!

  依次下去,乃是坐的各派高手,或是独霸一方的豪客!

  此时,酒菜已由“长山七魔”找来的打杂人送了上来!

  酒过三巡,卜窥宇举杯笑向史太君道:“二嫂,小弟拜别二嫂,已有十多年了!今日重睹二嫂慈颜,真令人兴起恍如隔世之感!”

  史太君冷哼一声道:“卜窥宇,你有脸说这种话么?”

  卜窥宇依然笑道:“二嫂,小弟对于昔日所为,深感疚歉,而且,小弟正在设法忏悔……”

  史太君冷笑道:“卜窥宇,你说得好轻松!人死了,就凭你一句疚歉就可以活得回来么?卜窥宇,你想过没有?”

  卜窥宇长长一叹道:“依二嫂之见,又该怎么办呢?”

  史太君道:“万死难辞其疚!”

  卜窥宇道:“小弟纵然死了,于事又有何补呢?”

  史太君冷笑道:“杀人偿命道理极其简单!卜窥宇,你懂么?”

  卜窥宇道:“二嫂要小弟一死偿命?”

  史太君道:“你可以自己想想……”

  卜窥宇忽然笑道:“二嫂,你可能错看了兄弟了!”

  史太君道:“不错,若非看错了你,十君子又怎会有今日这等后果?”

  卜窥宇长叹一声道:“二嫂,兄弟只怕是永远说不清了!”

  史太君冷冷地应道:“卜窥宇,今天当着天下精英,你究竟有什么打算,我希望你马上说出来,否则,可莫怪我无情!”

  卜窥宇大笑三声道:“二嫂可是要我向天下英雄认错?”

  史太君道:“认不认错,主权在你自己的了!”

  卜窥宇哈哈一笑道:“二嫂既要兄弟认错,兄弟焉敢违命?”

  卜窥宇话音一落,史太君不禁一怔!

  她可没曾料到,卜窥宇真会答允!

  此时,卜窥宇已站了起来,举杯向全体英雄道:“老夫卜窥宇,昔年承蒙萧大哥引介,列身十君子行列,内心十分感奋!”

  话音至此,史太君不禁怒道:“废话!你也懂得感激?”

  卜窥宇低低的叹息了一声,不曾理会史太君,依然向群雄道:“卜某此后由于一时之误,铸下终身之恨,而致十君子中的八位,丧生兄弟手上,一身血债,实在是万死难辞其咎!”

  他说到此处,顿了一顿!

  坐下诸人,无不为之变色!

  卜窥宇目光一转,续道:“兄弟也曾思及,一死而报诸兄于九泉之下,但兄弟大错既已铸成,纵然一死,又有何益?

  因此,乃率领六绝中的五位兄弟,打算退居林下,暗中做些善事,而为昔日之误,寻求化解……”

  少林掌门心禅合十道:“施主此心,不失智者之志……?”

  卜窥宇苦笑道:“大师莫要过誉,卜某隐居以后,却才发现自己,又犯绝大的过失了!”

  史太君冷笑道:“错在何处?你莫非还想杀人?”

  卜窥宇摇头道:“二嫂,兄弟隐退之后,忽然发觉了一桩十分可怕的阴谋,正在武林之中激荡,是以,兄弟才前往南海,驾走那艘‘黑石船’……”

  萧梦梅闻言一怔,大声道:“难道那‘黑石船’会成了怪物来为祸武林?”

  卜窥宇摇头道:“贤侄,‘黑石船’本身虽非什么怪物,但如落入了凶人之手,可就要成为武林人物祸患的了!”

  话音一顿,卜窥宇又道:“幸而老朽抢先一步,将那‘黑石船’驶出海外,并在青岛海面,予以凿沉,以绝后患……”

  史太君大怒道:“你把‘黑石船’弄沉了?”

  卜窥宇道:“二嫂莫要发怒,兄弟凿沉此船,实因此船如若被坏人取去,驶进内河江湖,定必要掀起滔天大祸!”

  史太君道:“笑话!你以为我没上过‘黑石船’么?这条船有什么祸患,我不会不比你清楚吧!”

  卜窥宇笑道:“二嫂的话,我懂!但是,二嫂可知道这‘黑石船’的舱底,藏了多少隐秘之处么?”

  史太君怒道:“鬼话,老身不信!”

  卜窥宇笑了一笑,自怀中取出一黄色的绢幅,笑道:“二嫂请瞧瞧,这是谁的字迹?”

  史太君接过那尺许黄绢,看了一眼,不禁失声道:“这是萧大哥的手笔!”

  卜窥宇道:“可不,正是大哥手笔!”

  史太君道:“你是在哪儿弄来的?”

  卜窥宇回手指了那身后的“石船”道:“二嫂,兄弟是在这个‘黑石船’洞中找到的!二嫂不妨仔细瞧上一瞧,就明白兄弟为何要将那条船弄沉了!”

  史太君有些不信地向手中黄绢望去!

  卜窥宇向萧梦梅道:“贤侄不妨看上一看!”

  萧梦梅、过晓梅全都凑过头去!

  只见那黄绢之上写着:

  “余身为‘黑石船’主十年,方始发现此船暗藏凶险,铁木真人昔年为余画下蓝图,即由余亲自前往‘蟠龙谷’向谷主乔逸群索取‘铁石木’百根,并在玉环鸠工建造,而委请熟知‘铁石木’之乔谷主主持其事,孰料乔谷主心怀叵测在造船之际,暗将此间绝毒之天蚕蛹,纳入船身‘铁石木’心之内,此蚕蛹在‘铁石木’心之内,潜居二十五年,即可成虫,而且身生六翅,可以飞行绝迹,据余无意之中发现的一只成虫,其口吐之无法以肉眼辩认的银丝,一喷之下,可及三丈,而且沾人身肤,即成不治绝症,以余夫妇之功力,竟然也只能勉力自保,不过当时余夫妇并不知此蚕来自船身的木料之中,只以为‘铁石木’有吸引此种毒物特性,故将‘黑石船’封存于南海‘潮音洞’,不过是想利用‘潮音洞’中的天然化毒石乳,使那等绝毒之物不再出现而已!直至余夫妇退隐之后,偶来泰山,与铁本真人叙旧,方始知悉那种毒蚕,必须寄生于‘铁石木’心,尚能生存,至此,余夫妇方知乔逸群用心恶毒,但适时余夫妇知道那石船只要留在‘潮音洞’内,则永远不怕天蚕出现,是以,余夫妇遂书下此一事实,会同铁木真人,同往泰山‘石船谷’内,将此绢存放这座天然‘黑石船’洞之中,并传言武林,将来武林盟主,如要寻找那‘黑石船’,必须先找天然‘黑石船’,就是深恐一旦那船驶离‘潮音洞’,就将使天下苍生蒙祸!余夫妇深盼见到余夫妇留字之人,心知戒惕,莫要妄动真船!戒之,戒之!”

  绢后的署名是“黑石船”萧慕天!

  这“黑石船”原来有这么些古怪,可真是大出一干人意料之外!

  史太君皱眉道:“卜窥宇,你把那船真的凿沉了?”

  卜窥宇道:“兄弟怎敢瞒骗二嫂?”

  史太君道:“你可知道,大哥说不能驶离潮音洞么?”

  卜窥宇道:“这……兄弟自然明白!”

  史太君道:“那你为何明知故犯?而且,那些天蚕虽是沉在海底,但岂不依然有出来的一天么?”

  卜窥宇笑道:“二嫂,这一点兄弟就想到了!”

  史太君道:“难道你会比萧大哥更有办法?”

  卜窥宇道:“兄弟怎敢妄比大先生?兄弟只不过知道那‘黑石船’纵然凿沉,也无法保证那天蚕不有出木之日,因此,在青岛的一处海边,将此船的内外两层,都铸上了一寸厚的黄金,想那天蚕纵可穿透木石,但它却决无穿透纯金的力道!”

  史太君道:“这……算你没有错!”

  卜窥宇大喜道:“多谢二嫂夸奖!”

  史太君道:“卜窥宇,你别高兴,仅仅这么点事,还不足赎回你的罪!”

  卜窥宇笑道:“二嫂,兄弟明白二嫂的意思!不过,二嫂今日如是坚持要兄弟一死谢罪,兄弟一定遵命!”

  史太君道:“你说的倒很轻松!”

  卜窥宇道:“兄弟乃是实言!”

  史太君道:“卜窥宇,如果真是这样,你为什么要勾引‘长山七魔’乃至于这些魔子魔孙们与老身作对?”

  卜窥宇忽然哈哈大笑道:“二嫂,这一回你可想错了!”

  他忽然目光向六绝中的五人一转道:“五位兄弟,你们可曾准备好了?”

  剑大立起身来,笑道:“早已准备妥当了!”

  卜窥宇喝道:“动手……”

  剑大、刀二、拐三、钩四和笔六五人,忽然飞身向那石船洞前一字排开!

  史太君目光一寒道:“怎么?卜窥宇,你想动手么?”

  卜窥宇道:“二嫂,你错了!兄弟不是要跟你动手!”

  话音一顿,向剑大道:“取出来吧!”

  此时,那“长山七魔”忽然人人变色!

  只见那五绝忽然人人挥手自袖中取出一根短小的铁铲,迅快的向地下挖去!

  霎时,每人手中已多出了一根火药的引信!

  这引信是自地下挖出来的!

  史太君心中明白了不少!

  萧梦梅、晓梅也想出来了一部分!

  但是,此时李化雨却已变色而起,大声道:“卜兄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卜窥宇大笑道:“李老弟莫非还不明白么?”

  李化雨忽然大悟般叫道:“这么说,萧、金两人也是你放他们出困的了?”

  卜窥宇笑道:“那倒不一定,老夫只是在那石棺上做了点手脚,使那早已停止了三百年的机关,重新又可以运用而已!他们聪明过人,竟未能触及那道机关,脱困而出,本是合理得很!李老弟,这怎么会是老夫放的呢?”

  萧梦梅闻言,不能不表示了!

  他抱拳道:“多谢卜老丈携手之德!”

  卜窥宇笑道:“贤侄,你不是听到了么?这功劳老朽不敢当!”

  李化雨已然气的两眼冒火道:“卜窥宇,你原来吃里扒外么?”

  卜窥宇大笑道:“老弟,你怎么忘了?老夫乃是十君子之一啊!”

  李化雨嘿嘿一笑道:“很好?你既是十君子,那就是李某的不世大仇!老夫对于十君子后代,到是兴趣不大……”

  卜窥宇笑道:“老夫很高兴阁下这么想!”

  李化雨双眉一竖道:“姓卜的,老夫先敲了你再讲!”

  卜窥宇大笑道:“李化雨,这话只怕说的太满了吧!”

  他掉头向史太君道:“二嫂,兄弟昔日虽然铸过大错,但为了免除萧大哥等的后人受到灾祸,不惜与‘长山七魔’共赴,二嫂想必能够原谅兄弟的了!”

  史太君悻悻地道:“卜兄弟,你的心情,老身多少明白了些!”

  此时,李化雨已然走向桌前空地,大吼道:“卜窥宇,长山七魔要向十君子讨还三十年困居之仇,你还不出来受死么?”

  卜窥宇笑道:“老夫正要试试你们三十年来的火候!不过老夫告诉你一句,你们今天,除了靠那真才实学以外,一切暗中的布置埋伏,老夫都已经与陈飞兄先行毁掉了!留下这五处炸药当场毁去,只不过是要你们好看而已!”

  这时,不但李化雨已经气的两眼冒火,“长山七魔”中的另外六魔,已都闪身而起,走了出来!

  史太君嘿嘿一笑道:“卜兄弟你不必动手了!”

  转头向萧梦梅道:“贤侄,这些事应该由你出面才是,人家找的是十君子,卜窥宇当年虽也名列十君子,可是,他并未真个与他们为敌过,你知道么?”

  萧梦梅笑道:“徒儿明白!”

  身形一闪,已抢到李化雨身前!

  这时,伍仇、过晓梅、雷啸天、木头僧、古存文、尚自强六人,也飞身奔向那另外六魔!

  这六位小侠,连半句话都没有讲,就各自找上一魔,动上了手!

  萧梦梅究竟是盟主身份,他到了李化雨身前,抱拳一笑道:“李天王,萧某只怕要得罪了!”

  李化雨冷笑道:“很好,老夫正要取你而代天下盟主之位!”

  话音一顿,挥手一拳击出,又道:“小子,你准备让位吧!”

  呼呼拳风,显然功力不弱!

  萧梦梅淡淡一笑道:“不一定!”

  挥手一推,挡开了李化雨拳势,回手攻了五招!

  李化雨冷笑一声,一霎时连连攻出八掌!

  但萧梦梅却宛如行云流水一般,从容让过!

  史太君笑向卜窥宇道:“卜老弟,这孩子果真不差!”

  卜窥宇道:“萧贤侄功力之高,可谓世无其匹!”

  话音一顿,忽然凄然一笑道:“二嫂,你可是宽恕了兄弟了?”

  史太君默然良久,长叹道:“兄弟,人已死了,老身还能怎么办?”

  卜窥宇知道,伍夫人果然变了心意,宽恕了自己,不禁大喜道:“二嫂,老兄弟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!……”

  他话音未已,忽然谷外飞身奔来一人!

  是抓五!

  只见他满头大汗,如飞而来!

  一眼瞧见了史太君和卜窥宇,立即直趋二老面前!

  史太君笑道:“抓兄弟,老身以为你可是失踪了!”

  抓五长长地吸了口气道:“老太太,这回可真把抓五急坏了!”

  卜窥宇笑道:“五弟,什么事这等匆忙?”

  抓五抱拳道:“大哥,还不都是为了小爷!……”

  卜窥宇双眉一扬道:“是天齐那蠢子?”

  抓五道:“可不是?”

  卜窥宇有些不解地望向史太君道:“二嫂,这……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史太君笑道:“兄弟,老身要抓五弟去找那艾天齐!因为,老身很想化解他跟萧贤侄的恩怨!”

  卜窥宇点点头道:“兄弟明白了!”

  一转头向抓五道:“五弟,艾天齐呢?”

  抓五道:“已在谷外不远?”

  史太君道:“他来了么?”

  抓五道:“来了!不过,他却是存心要置谷内一干人等于死地而来!”

  史太君闻言一怔!

  卜窥宇道:“五弟,你怎么不阻止他?”

  抓五擦着汗道:“大哥,我怎么阻止得了?他……

  他……”

  卜窥宇道:“他怎么样!”

  此时剑、拐等五绝也已走了过来!

  拐三的性子极暴,闻言大声道:“五弟,你怎么搞的?连个小爷都斗不过了?”

  抓五摇头道:“拐兄,如果换了你,只怕你也没有办法对付呢?”

  拐三恨声道:“三爷不信,我这就去!”

  说走就走,身形一晃,已没有影儿!

  抓五大吼道:“去不得!……”

  但是,拐三已经走了!

  卜窥宇霍然立起,大声道:“五弟,究竟那天齐在弄什么鬼?”

  抓五道:“大哥,这孩子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三粒‘混沌珠’在手中,试想那‘混沌珠’何等威力,所以,兄弟不敢触怒于他!”

  卜窥宇闻言不禁呆了!

  “混沌珠?”

  史太君脱口道:“五兄弟,那‘混沌珠’可是当年‘蟠龙谷’妖女宋玄玄用来炸开‘蟠龙洞’的那东西?”

  抓五道:“正是此珠!其威力之强,足可摧三十丈内一切!三粒‘混沌珠’如在这谷内爆炸,只怕今日与会之人,将要无一幸存了!”

  卜窥宇忽然大笑三声道:“好!老夫去瞧瞧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子!”

  话音一顿,人已拔天而起,直向谷外奔去!

  接着,五绝也腾身赶向谷外!

  此时,坐在另一面的“金面天尊”金如幻也跃起三丈,流星一般抢向卜窥宇的先前!

  就在他们甫抵谷口之际,谷外已传来一声“轰”然暴震之声!

  金如幻叫了一声不好,一吸气,飞一般贴地掠出!

  卜窥宇则双目喷火,大叫道:“三弟一定遇害了!”

  随在卜窥宇身后的五绝,也无不心中惨然!

  他们几乎是忘了自己般,向前奔去!

  山谷不足三里,只见那金如幻与艾天齐正隔着两丈距离对立答话!

  艾天齐一眼瞧见卜窥宇等人赶来,心知不妙,双眉一扬,抖手发出一粒“混沌珠”向六人击去!

  金如幻身形忽地暴射而起,大声道:“艾小!你别再想伤人了!……”

  只见他手中忽然射出五股白丝,恰好将那颗“混沌珠”

  网住!

  可是,那艾天齐心肠之毒,可谓世无其匹!

  金如幻身形腾起之际,他竟将另一粒“混沌珠”也抖手发了出去!

  金如幻纵有克制此珠之宝,却也无法一上一下的两头兼顾!

  眼看卜窥宇等六人已将遭劫,只恨得金如幻一挥手将那被白丝卷住的“混沌珠”,就待将向艾天齐抛去!

  适时,

  那卜窥宇大叫一声道:“艾天齐,你这禽兽,老夫是错养了你了……”

  喝声未已,老人忽地拚出全身超绝功力,人如离弦之箭,直向那射来的“混沌珠”扑去!

  金如幻人形此时已然落地!手中的“混沌珠”也正在要发未发之间!

  但他一眼看到卜窥宇那等形状,就只有长长一叹,收回了将要发出的“混沌珠”!

  而且,他霍地转身,大袖卷起一股狂飙,向奔来的五绝挥去,同时口中喝道:“快退!”

  他话音出口,人也向五绝冲去!

  就在他们退出约莫十丈之时,身后又传来一声“轰”然大震!

  碎石飞尘,洒了他们-身!

  五绝同时失声道:“大哥!……”

  金如幻冷哼道:“五位不必哀痛了!这是卜兄自食恶果!但也救了你们五人!”

  敢情,方才卜窥宇眼见艾天齐如此狡猾,趁着金如幻飞身而收取上空方向的“混沌珠”之际,竟然将最后一粒“混沌珠”从离地尺许的位置,向自己等人击来,不禁心中大恸,一横心施展了绝顶的功力,身如电掠的迎向那颗炸珠!

  他不想让五绝兄弟也死!

  是以,他在疾射七丈的地方?用自己的身体抱住了那颗“混沌珠”!

  而且,利用那顷刻的时机,直向艾天齐冲去!

  就在他左手抓住了艾天齐天灵的刹那,“混沌珠”也忽然爆烈了!

  这位十君子中的唯一活着的老人,终于和自己一手扶养大的义子,同时被炸得血肉横飞,没有一块完整的骨骼了!

  金如幻长叹一声,掉头出谷而去!

  在离开卜窥宇丧身之处的五十丈以外,拐三爷的碎骨和那烧焦了的草木,仍在地上冒着轻烟!

  五绝兄弟跪在卜窥宇身旁嚎啕痛哭!

  那凄凉的哭声,直把谷内的人全都惊动了!

  此时,谷内的战场,也正好结束!

  “长山七魔”死了五位!只剩下了两位向来被人目为不算魔星的“黄泉醉道”和“北邙寒生”!

  “蟠龙谷主”乔芳霞根本没有敢吭气!否则,她大概也不可能活着离去了!

  ※※※※※※

  五绝哭的死去活来!

  忽然剑大爷拔出了剑,刀二爷拔出了刀,钩四爷撤出了金钩,抓五扬起了巨灵之掌,笔六则倒握了铁笔!

  五人互看了一眼,忽然竟大笑了三声!

  剑大爷长剑一摆,大声道:“大哥、三弟,等我们一步……”

  剑芒一闪,竟然向自己胸前刺去!

  适时,刀、钩、抓、笔四人,也各各效法剑大,自己斩向自己的六阳魁首!

  谷口,数十条人影正如飞而来!

  “神通双侠”狂吼一声道:“五位不可轻生……”

  然而,他们迟了!

  五绝的义气,只能令“神通双侠”长叹而已!

  史太君老泪滴在晓梅姑娘的玉手之上!

  雷啸天则恨得咬碎了三颗钢牙!

  只有萧梦梅既未哭,也未笑!

  他呆呆地瞧着满地血肉,和五具流着热血的尸体,仰天大吼道:“苍天何其不恕悔罪之人……”

  少林掌教忽然一把抓住萧梦梅,低声道:“盟主,卜施主既已种因,就难逃自食其果!这才是真正的天命!盟主,莫要岔了真气,恩怨本是可有可无之物,而卜施主因果两偿,已告大解脱,你如为他怨天,岂不令他九泉不安了么!”

  萧梦梅愣了一愣,终于点了点头道:“大师一语惊醒区区!区区这厢拜领至德盛情!”

  ※※※※※※

  五天后,石船谷中起了八座新坟!

  其中的一座写着“无名孤儿、绝代凶徒之墓!”

  另外的七座中,有六座也未写姓名,只写着“义人剑拐……”之墓!

  而最中间的那一座坟,却大书“石船谷主人,九悟舍身大侠卜窥宇”之墓!

  竖碑的时候,史太君更亲自率领了“武林盟主”及各大掌门恭拜!而且,留下了狄家叔侄!永远住在谷中照应!

  卜窥宇的罪恶和仁慈,终于得到了他应有报答!而本书的一切恩仇,也到此结束了!

  全书完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重生之悦君歌 八十年代记事 至尊鬼主:霸道邪尊,硬要宠 魔舞日月 超能大宗师 飞虹玉女 重生之天娇夫人 三国军神 逆天小农民 防化尖兵